第44章 文 / 春心蕩漾

    極速的奔馳讓宋冷雪有些暈沉,自從被封鎖了穴道,身上又多次被下了藥,猛的如此劇烈的晃動,讓她有些不適應,自嘲的撇了下嘴宋冷雪覺得現在的她即使不用藥也是一身的軟骨了吧!

    強勁的冷風爭先恐后的鉆入口鼻,讓宋冷雪忍不住嗆了下,輕微的咳嗽起來,雖然聲音很小又極力壓制,但是還是讓時刻關注她的古寒濡察覺到了。

    稍微放緩了速度,一手撫上懷中可人兒的纖弱的背,輕緩的拍了幾下想幫其順氣,此時古寒濡有些懊惱的責怪自己為什么沒想到過來的時候帶上個斗篷,也好替她遮擋一下寒風。

    古寒濡有些愧疚的貼耳說“都怪我考慮不周,帶個斗篷此時也好擋擋,只是我們還不能停,只好委屈你暫且忍耐一下!”

    宋冷雪從古寒濡懷里抬起頭從下往上望去,看著這張依舊平淡無奇的臉,明明分開不過月余,宋冷雪卻覺得好似許久都不曾見到了般,透著絲絲陌生,輕輕點點頭沉默不語,把頭埋進古寒濡的胸膛嘆了口氣,徑自想著接下來該如何解決自己身體的問題。

    隨著一聲長鞭嘶吼,馬兒吃痛再次一仰頭長嘯一聲,朝著前方奔跑起來。

    此時已是深夜,四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突然從身后傳來一陣馬蹄之聲,雖然還很微弱,可是卻逃不過宋冷雪的耳朵。

    一瞬間宋冷雪臉上閃過一絲復雜難懂的神情,她自然之道后面漸漸逼近的是誰,有些暗恨司徒鴻宇的動作之快,一時間竟有些猶豫的不知該不該提醒古寒濡身后的情況。

    好在常年習武的古寒濡耳力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自然也察覺到了身后的動靜,當下全身一僵,顯然也沒有想到司徒鴻宇的居然這么快能追上自己,一轉頭已是看到身后火光閃爍。

    轉身夾緊馬肚子又是一鞭,拼盡全力向前沖去。

    寒風呼嘯這樣一追一跑的情況下,古寒濡依舊無法改變漸漸被逼近的事實,只強撐著一口氣不肯放棄。

    宋冷雪抬起被風吹的冰涼的小臉,偏過頭靜靜的看著不遠處馬隊,領頭的不出所料正是今晚的新郎司徒鴻宇,清俊的臉上此時沒有任何表情,只緊緊的盯著前方,眼中是不可抑制的熊熊怒火,像是要將這天地間燒盡一般。

    像是察覺到了冷雪的視線一般,司徒鴻宇冷硬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無端端的卻讓宋冷雪感到一絲寒冷之氣,這是一種勢在必得的氣勢,強烈的生生讓宋冷雪瞇起了鳳目,心中冷笑倒是小看了這廝....

    眼看著后方的馬隊追趕上來,把他們圍了起來,古寒濡只得勒緊韁繩,但依舊摟緊了懷里的人兒,一手抽出腰間的佩劍,冷靜的臉上不帶一絲猶豫。

    司徒鴻宇騎著馬向前一步,眼神緊緊的盯著對方懷里的人兒,聲音低沉冰冷“放開本王的王妃!”

    “不可能!”古寒濡即使被四周鐵騎包圍著,形式不利也不愿輕易服輸,干脆利索的三個字透著堅定,大有拼死一戰的氣勢!

    司徒鴻宇向后退出包圍圈,伸手向前輕輕一揮兒,鐵騎立馬齊齊抽出佩劍沖了上去,和古寒濡纏斗了起來。

    古寒濡一邊要扶著懷里的人兒,一手持劍御敵顯得有些狼狽,好在這些鐵騎也要顧及自己的刀劍不要傷了三王妃,到底有些畏手畏腳也讓古寒濡能稍微喘口氣。

    宋冷雪在司徒鴻宇逼近的時候,就縮回了腦袋靠在古寒濡懷里閉上了眼睛,直到現在她雖然埋著頭閉著眼,依舊能感覺到對面男子強烈的視線,像是一種灼熱,險些要把她灼傷一般。

    事已至此,她也不知道該是自己倒霉還是老天巴不得她一輩子被囚禁,居然這么快就被發現追上來也是她沒有想到的,事實證明靠別人永遠不如靠自己。

    夜色之中火光四濺,兵器碰撞的聲音不絕于耳,看著越來越多的鐵騎衛受傷倒下,司徒鴻宇冷靜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龜裂,瞳孔微縮分析著古寒濡的招式,顯然這次這個男人是拼勁了全力,出手又快又狠。

    終于司徒鴻宇大喝一聲“都給本王退下!”

    剎那間拔出腰間的佩劍,從馬背上一躍而起朝著前方砍去。鐵騎衛聽見令聲瞬間退出幾米依舊是包圍形式,只是全都聽話的退出了戰局。

    古寒濡在對方一躍而起的時候,也猛的躍起向前迎了上去,只留渾身癱軟的宋冷雪倒在馬背上,兩人在空中纏斗了幾個回合方才落地。

    “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跟皇族作對,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難道你不怕牽連家人族人么!”司徒鴻宇劍尖直至對面的男人,怒氣沖天的問道。

    “我并不想得罪誰,可是也不容許誰輕易帶走我的娘子!”古寒濡剪短的答道。

    聽到對面男人說出的話,尤其是最后兩個字..娘子...娘子..

    生生刺痛了司徒鴻宇的內心,感受到自己的東西被偷窺,企圖被別人占有,司徒鴻宇全身緊繃,手臂青筋爆出,握劍的手更是因為憤怒而輕輕顫抖!

    “好,好!天上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這一戰不死不休!”

    古寒濡聽到司徒鴻宇的話語,微微笑了下,自己這次來本就沒有打算獨自一人離開,是生是死又有什么區別!

    看著對面砍過來的利劍,古寒濡也開始全力以赴戰斗。

    兩個打得不可開交的倆人,卻根本沒有注意到靜靜的躺在馬背上的宋冷雪,貌似已經好久一動不動了!

    殊不知躺在馬背上的宋冷雪,閉著雙眼好像睡著了一般,內心卻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早在宋冷雪躺在馬背上的時候,原本平靜無波的雙眼突然冒出一陣精光,快的讓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而渾身散發著懶散之意的她也在那一刻起全身一震,好似突然之間振作了精神。

    激動的閉上雙眼,深吸了口氣宋冷雪屏蔽了周圍所有的吵雜,集中精力想象著進入空間,可是...

    身體里的穴道依然封閉著,她的**也依然沒有進入空間,可是讓她驚喜的是身體沒辦法進來,可她的精神卻猛的一下沖破了所有障礙進入了空間。

    看到久違的空間讓宋冷雪激動的差點流下眼淚,只是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讓她此時沒有心情好好觀賞空間里的一切。

    連奔帶跑的沖到蓮花池邊,宋冷雪一頭扎了進去,直直潛入湖底。

    沒錯!就在剛才,宋冷雪猛然間察覺到了空間的異動,好似天崩地裂之勢直擊心頭,像千絲萬縷有靈魂般的線,重新接到了冷雪身上,曾經關閉的程序終于重新啟動,冷雪再次和空間建立了聯系,一瞬間的豁然開朗讓她明白,有些地方不一樣了,這種蛻變破繭成蝶的感覺太過強烈,讓冷雪情不自禁的又開始這幾個月都在不斷嘗試的動作。

    果然這次雖然**沒有進去,可是自己的精神力卻能暢行無阻了。

    一進去的宋冷雪的感覺更加強烈,她知道沉睡了幾個月的綠光終于到出來了,這不...

    水下的光景讓宋冷雪都感覺到震撼。

    包裹著綠光的薄膜此時已經越變越薄,幾近透明讓里面的精光透過薄膜照了出來,如此強烈的光感刺的人都睜不開眼睛,可冷雪卻只感覺到陣陣熟悉和溫暖。

    終于精光四射的瞬間薄膜也應聲而破,光影從水中竄出在空中停住,慢慢光色變暗一個小人影也漸漸顯露了出來,小巧白嫩的手臂和四肢,接著便是潔白無瑕的身子在光影中最后顯露了出來。

    烏黑的長發,雖然還是孩童的身體,可是那一張小臉已是絕艷之色,緊閉的雙眼在身體全部舒展開來時,也猛然睜開。

    一雙濃密睫毛的大眼,閃爍著與身體不符的精光,深沉的海藻綠讓人忍不住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化形成功的綠光掃了眼荷花池中,只露了個頭的宋冷雪,冷哼了一聲,朝空中打了個響指,立馬就有一套絳紫色的衣裙,從遠處飛了過來套在了綠光身上,剛開始還有些大的衣服在套上身后就自動縮小到合適的尺寸靜止不動。

    小人兒大概有宋冷雪腰部那么高,緩緩的飄到宋冷雪跟前望著她的精神力,語氣依舊如此嫌棄和鄙夷“嘖嘖!沒想到你這么笨,我只不過去化個形,你居然就能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真是弱死了!”

    從這一系列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的宋冷雪,聽到綠光充滿鄙夷的話語眼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可是一想到自己現在狀況還真是有些不知如何反駁。

    宋冷雪暗恨,綠光這家伙這么久不見,一出來果然還是這么的讓人討厭,真是光有其表可惜了這一副漂亮的臉蛋了!

    “好了,現在可不是你笑話我的時候了,既然出來了就趕快來幫忙,我現在不知為何進不了空間,身體的穴道也被人封住了,你趕快想想辦法幫我解開。”

    “哼!真是個蠢貨!解開你的穴道倒是不難,只是你被人下了蠱盅了,空間只認主,而你身上牽著別人的線空間怎么可能讓他進來,所以自然你也被排除在外了!”女孩臭屁的說。

    原來是這樣...宋冷雪聽到綠光的話才知道,原來這段時間自己進不去空間是這個原因,而這次能進入空間看來也是綠光這個原主人醒來了,才重新建立了聯系。

    “那你先幫我解了穴道和身上的藥性,我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宋冷雪搞清楚后抬起頭望著綠光說道。

    “知道了,你現在回身體里等著,我會試著重開你身體的穴道!”綠光點頭,擺擺手揮趕冷雪。

    瞟了一眼飛在空中的小人,冷雪毫不在意的笑了下,一放松就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面,睜開雙眼望了眼依舊打的難舍難分的兩人,復又閉上了雙眼,很快...很快這一切都會過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只想說一句!我回歸了....邪惡開始....

    (https://.net)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