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文 / 春心蕩漾

    “小荷!現在什么時辰了,陳小將軍他們那桌可來人了?”宋冷雪有些無聊的趴在桌上,把手中的才子佳人隨手扔到一旁,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些無聊的問道。

    “回夫人的話,還沒呢吧!我這就去找掌柜的問問!”小荷對著宋冷雪福了福身子,看見她點頭才轉身打簾子出去。

    不一會兒前方掌柜的就滿頭大汗的跟著小荷來到了后院,在門外等著宋冷雪的召喚。

    “夫人,掌柜的過來了,說是有話回夫人!”

    “進來吧!”

    聽到容許掌柜的才低著頭進去行禮。

    這掌柜姓李,單名一個煊字,以前家里雖不說怎么富裕,但也祖上有田有鋪子,老爹還是個秀才,可怎奈爹爹的屢考不中花光了家里的積蓄,又受人挑唆迷上了賭博,更是把家輸的家徒四壁,李家才漸漸沒落了下來,李煊幼時也讀過書,識字不少便到了一家酒樓,從跑堂慢慢的干到掌柜的一職。

    后來宋冷雪來到這里,決定開酒樓后向賣房的中介打聽到了他是個好手,當下便殺到對方酒樓要了個包廂,叫了這掌柜的前來敘話。

    半個時辰后就見這位有些發福的李掌柜,從包廂里暈呼呼的出來了,走路都有些發顫,顯然是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能突然一下就砸到自己的頭上。

    宋冷雪用整間酒樓的房契和一年后酒樓歸李煊所有,成功的把人給收到了自己帳下。

    有錢好辦事,說的就是這個!

    李煊平息了下有些喘的呼吸,盡量平靜的說“夫人,剛前頭守城大人派人來吩咐說,晚上的宴席改成家宴了,讓我們帶著東西派人過去現做,夫人你看早上您吩咐的清場是不是沒有必要了!”

    李煊說完依舊低著頭,等待著前方女子的聲音,話說自從自己第一次見這位夫人,就感受到了無盡的壓力,雖然這位夫人這幾個月來從來都是很好說話,酒樓的各項事務基本都不插手隨自己管理,可是他卻不敢有一絲的不恭敬,無事更不敢看夫人的眼睛,那雙好像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每每都讓自己覺得無所遁形。

    宋冷雪挑了挑好看的鳳眉,暗暗思量了許久,直到李掌柜的額頭又不禁冷汗直冒的時候,才緩緩張口“知道了,那晚上照常開門吧!我有些累晚上沒事不用來回我了!”說完便讓李掌柜退了下去。

    接過明月遞過來的茶盞,玉手擺弄著茶蓋,看著水中飛舞旋轉的茶葉,輕笑出聲。

    本來還想著通過這個機會好好觀察下獵物呢,本想省個事沒想到最后還得要自己跑一趟。

    夜幕降臨女子閨房之中,宋冷雪看著忙碌鋪床的丫頭們“好了,好了,我今天有些頭疼想早點睡了,小荷明月你們都下去吧,早點休息去吧!”

    “夫人不舒服嗎?要不明月今晚上就睡在腳踏上,守著夫人好歹夜間夫人也能有人使喚!”明月一聽宋冷雪不舒服,皺著眉頭有些擔憂的說道。

    “不用,我睡覺輕,你們別來打擾我才是正經的,都回去休息吧,以前什么樣今天還什么樣!”宋冷雪揮手趕人,開玩笑!讓你睡到我腳底下我晚上還怎么出去啊!

    明月和小荷想著以前夫人也是不許跟前守夜的,便也沒有強求關上門出去了。

    看著遠去的兩人宋冷雪閃身進空間隨手拿了件衣物換上,看著坐在荷花池邊蕭瑤打量的目光,嫵媚的朝她拋去個媚眼,婀娜多姿的走了出去。

    守城大人的府邸

    王梁早已從府上迎了出來,站在門口親自迎接陳老將軍的三子陳君志和今日風頭無線的小將軍陳君樺。

    王梁原是才調到此地當守城大人,有因全段日子,陳老將軍年事已高回京復職,陳小將軍就跟著一起回去了,只留了陳君志將軍再次,自己早已和他打過交道關系也說不上好,但也算是過了個臉,這次陳小將軍剛回來就驅逐了蠻夷,自己自然要有所表示,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和小將軍熟識。

    街道盡頭很快兩個男子策馬而來,直到王梁的府邸才停下腳步。

    王梁看見從馬上下來的兩個人,正是陳君志和陳君樺兩人,趕忙迎了上去笑著拱手道“兩位陳將軍能來復下官的宴席,下官真是倍感榮幸啊!”

    “哎!!王大人客氣了,我和小弟豈敢如此托大,今日讓王大人破費了!來,我來介紹!

    王大人,這是我的弟弟陳君樺!

    君樺,這是新調來的守城大人王大人!”陳君志豪邁的把手中的鞭子朝一旁等候的小廝一拋,朝著迎上來的王大人笑著拱手寒暄,又拉過一旁的弟弟給王梁介紹。

    陳君樺轉頭眸子里依舊一片漆黑,冷淡的看著面前的王大人,朝著來人點了點頭“有勞了!”

    陳君志不同于陳君樺,性子直爽大大咧咧慣了,看著自家小弟冷淡的態度,呵呵笑著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朝王梁說“王大人,小弟有些不善言辭,還請王大人見諒啊!”

    王梁趕忙稱不敢躬身把兩人迎了進去。

    此地的縣官和最大的商戶早就等在了席面旁了,看樣子都是來作陪的。

    把兩位將軍讓到了上座,眾人在陸續坐下,酒席正式開始。

    幾兩酒下肚眾人都有些微微放松,只是期間陳小將軍一直都是繃著一張臉,也讓眾人不敢太過放肆,席上王梁一直在試圖調節氣氛,好在陳君志將軍還是很給面子,所以一直都不曾鬧的太冷清。

    凡是混軍營就沒有喝不了酒的,席間是越喝越熱鬧,陳將軍喝到了興頭拉著自己的弟弟當場換了大碗,幾碗酒下肚更是讓眾人面紅耳赤,連一向酒量不錯的陳君樺都有些支持不住了,看了眼還在大喊舉杯的自家哥哥,陳君樺表示自己很頭疼,看樣子今晚是走不了了。

    酒席一直到深夜才算結束,眾人里喝到桌子底下去的就有兩人,到最后王大人也是在強自苦撐,好歹早就知道陳將軍的酒量,席面開始前就已經喝過醒酒湯,不讓連他這個主人都不一定支持的住了。

    慌忙安排小廝分別把陳君志和陳君樺安排到別院的廂房里休息,等安排好了兩尊大神才讓人趕緊把桌子底下的那兩個也撈出來。

    宋冷雪從他們換了大碗開始,就已經催動著水靈珠來到了守城府,看著一桌子拼酒的男人,瞇著眼睛仔細打量著坐在桌前淡定自若的陳小將軍。

    看了眼拉著他拼命灌酒,不停的喊他弟弟的男人,宋冷雪想這恐怕就是陳小將軍的哥哥了吧!看著到是身材不錯,只是那滿臉的絡腮胡子讓宋冷雪一點都不感冒。

    拿了壺酒一直等到散場,權衡了下宋冷雪還是決定就當自己是吃了回嫩草!

    看著小廝從小將軍的房間里退了出來,慢慢走遠后宋冷雪整理了□上的衣物,才走上前去推門而入。

    房里沒有點燈一片漆黑,不過這對于宋冷雪來說并不是問題,只是沒想到這男人喝了那么多的酒,神智居然還有幾分清醒。

    宋冷雪剛進去關上門,房里就傳來一男聲帶著酒醉的沙啞“何人?”

    呵呵!宋冷雪轉過身裂開了嘴角,準確的走到里屋看到穿上已經起身的某人,宋冷雪低下了自己的頭走上前站穩,微微福了福身子說道“陳將軍,奴婢是奉了守城大人的吩咐,特來伺候將軍的!”

    看著面前盈盈拜下的女子,苗條的身姿,在夜色中微微發亮的雪白肌膚,雖然低著頭但可以想象會是怎樣一張漂亮的小臉,此時正靜靜的俯在自己面前,像一只溫順的貓咪。

    卻只讓陳君樺皺起了眉頭,想起身揮手讓其退下,自己不需要讓人服侍,沒想到剛起身就有些頭暈目眩,讓他差點沒穩住一頭栽到床下去。

    “將軍小心!”就在陳小將軍身子稍微歪了一下,頃刻間宋冷雪已經起身貼了過去,好似是要過去幫忙。

    猛的抬起的頭,猛的貼近的距離,陣陣誘人的香氣朝著陳君樺撲面而去,讓陳君樺本就有些暈的腦袋更加的發昏,迷糊之中好似看到了一張清純的小臉,正一臉溫柔的看著自己,這張面容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熟悉...

    “楚楚!楚楚!是你嗎?你回來找我了?”原本有些暈乎的陳小將軍,漸漸的被宋冷雪扶著往床上躺去,卻在剛倒下的那一刻,猛的直起身子一把握住宋冷雪的胳膊大聲喊道。

    說著不等宋冷雪回答,便手上一使勁順著方向把宋冷雪拉到了自己懷里,嘴里還不住的說著“楚楚...楚楚...真的是你...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楚楚...”

    宋冷雪被一雙強有力的臂膀按在懷里,力氣大的讓人不容忽視,聽著陳君樺嘴里說的話宋冷雪知道他是真的醉了,將她認錯了人了!!

    想著便起身掙開了禁錮著自己的手臂,主動湊了上去,撫摸上少年略帶迷茫的雙眼輕聲哄誘著“乖!是我,你的楚楚回來了,楚楚回來了!”

    陳君樺得了保證一樣的話,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孩童似的微笑,雙眸亮的驚人,就這么癡笑著定定的看著宋冷雪。

    看的宋冷雪身上不禁起了一片的雞皮疙瘩,受不了的抖了抖敗下陣來,偏過頭覺得自己真是出師不利,看來嫩草也不是誰都能啃的起的。

    暗自倒霉著剛準備起身撤退,沒想到就猛的被躺在旁邊的人給撲了過來,瞬間把宋冷雪壓在了身底下。

    “呵呵!楚楚是不是冷了,那讓我給楚楚暖暖好不好?我身上可熱的不行”說著就笑嘻嘻的開始猛脫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精瘦卻線條分明的胸、膛露了出來,看的宋冷雪一陣扶額,這一秒鐘便小受的人是要鬧哪樣啊!

    少年裸—露的上身帶著不正常的蒼白之色,八塊腹、肌卻明晃晃的顯了出來,汗珠從脖頸一直流到腹部鉆到束褲之中消失了蹤影,看的宋冷雪也不禁吞了下口水,心里承認這少年確實誘人!

    火、熱的身、子貼了過來,男子雙手不停的che著宋冷雪的衣帶,冷雪本就抱著不純的目的當然穿的很少,沒幾下就被男子拉開了衣物,露出了里面的美景,看的陳君樺雙眼都直了。

    一手按著冷雪的肩頭,一手就這么迫不及待的mo了上去,女子柔、媚的身、姿!挺、立的峰、巒讓他流連忘返,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去虜獲了一顆紅、纓就這么啃、噬起來。

    冷雪看著男子快速的動作,最終咬了咬牙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女子光、滑的肌。膚泛著微微的珠光,讓陳君樺紅了眼睛,纏斗著上下撫。摸著親吻著,急的滿頭的汗珠卻有些手足無措之勢。

    冷雪看著急的跟沒頭蒼蠅樣的陳君樺,實在是有些難以想象這居然是他的第一次???

    陳君樺不得其所,漸漸變得有些暴躁,抱著宋冷雪的身子張嘴就啃了上去,手下的力道也加大了很多,疼的宋冷雪一皺眉。

    顧不得許多,一使力輕松的便把陳君樺翻身壓、到了自己身下,看到身下的人有些驚異的望著自己,一伸手像男子的□摸、去,重新占據了主導地位。

    緩緩退下男子的束褲,釋放出了那挺立灼熱,宋冷雪伸手握住,引來了身下男子皺著眉頭的輕哼!

    聽的宋冷雪心頭一顫,穩了下心神坐到男子身上,握|住那陽|物緩緩進|入自己的身|體,兩人同時呼出了口氣。

    甚下的事情就不用宋冷雪了,陳君樺像是無師自通了般,抱著宋冷雪的腰使勁|動了起來,猛|烈的宋冷雪一口氣沒提上來,差點岔了氣。

    身下的人漸漸不再滿足冷雪坐在自己身上,一翻身重新把人壓了下去,用力頂|撞著宋冷雪的身子,快速的動作引的她連連尖叫。

    陳君樺喘著粗氣,像一頭解放的野馬,盡情的宣泄著心中的熱情,口中還不時的喃呢著“別離開我..別離開我...”

    清晨躺在床上的某男人猛的睜開雙眼,慣性動作使他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低頭看著凌亂的床鋪若有所思著!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搖葉碧云的地雷,還有紫雪心扔的地雷,小妞還一下給我炸了三個啊!

    嗚嗚...你倆怎么都這么好!太給我面子了!都過來都過來,讓我左手摟一個,右手摟一個,左親一下這邊的臉蛋,右親一下那邊的臉蛋,哇塞!感覺好好!哈哈....

    跟大家分享個丑事

    我不是有個qq是專門用來發肉文的么,然后想的要是大家有興趣也可以加我的qq,就把權限都改了然后網名也用了作者名,沒想到這名字居然還有招桃花的功效!噗...無語!可惜都是爛桃花!

    (https://.net)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