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文 / 春心蕩漾

    掌柜的帶著陳君志沿著長長的走廊,來到了后院宋冷雪居住的院子,紅色的大門虛掩著,門口兩個小丫鬟各守一邊,陳君志轉頭看了眼自己走來的前院,和這獨門獨戶的紅門,如果不是早知道這和前院連在一起,他倒是覺得這是一個獨立的人家。

    兩個小丫鬟見掌柜的帶著大步走來的陳君志,輕微的福了福身子算是見了禮,伸手一推打開了需要的大門“陳將軍,我家夫人已經在里面等您了,您請進吧!”

    陳君志看著退在門邊的掌柜和丫鬟,呵呵笑了一聲,也不管為什么他們都不進去,抬腳跨步進了院子,由著后面的丫鬟關上了門,隔絕了外面的一切。

    別看這庭院不大,裝扮的倒是十分的精致,顯然院內的主人是個很有品位的人。

    白色的巖石鋪成的小道,一邊種著些他全都不認識的花花草草,更有趣的是這屋前的門口居然有一道流動的水墻,微分拂過,帶著絲絲涼氣飄入屋中,給屋內帶來些清涼之意。

    這種設計倒是有些巧思,陳君志也不免多看了幾眼。

    仿佛察覺到了有人而來,房間內傳出了陣陣琴音,琴音流淌,或虛或實,變化無常,似幽澗滴泉清冽空靈、玲瓏剔透,而后水聚成淙淙潺潺的強流,以頑強的生命力穿過層巒疊嶂、暗礁險灘,匯入波濤翻滾的江海,最終趨于平靜,只余悠悠泛音,似魚躍水面偶然濺起的浪花。

    陳君志聽的如癡如醉,原本堅毅的臉上也漸漸浮現出安享之色,腳步輕緩著一步一步走入房中,終于踏入了這輕紗曼繞的女子閨房。

    水晶珠簾逶迤傾瀉,簾后果然有一女子在披紗撫琴,女子若隱若現的煙眉,雙目似嗔似喜含情若水,嬌俏玲瓏的挺立秀鼻,不點自紅櫻桃唇,膚若凝脂,頰似粉霞,不盈一握的柳腰娉婷裊娜地彎曲如盤蛇。朱光瀲滟之中,傾國傾城之貌隱約幻現。

    原本喝了那幾碗酒水對于陳君志來說不算什么,可在這青煙繚繞香氣撲鼻的閨房內,望著眼前的美景陳君志腦中嗡嗡直響,讓陳君志頓時有些腳步不穩血氣上涌。

    一曲作罷宋冷雪白嫩柔荑的小手輕緩撫摸著琴弦,像是撫摸著自己最心愛之物,眉目間的柔色清晰可見。

    許久,站在沙曼旁的陳君志好像回歸了些所剩無幾的理智,張了張嘴,沙啞的聲音傳來“你是誰?”聲音低沉帶著些疑惑和不解。

    宋冷雪聞聲抬頭,一張絕美容顏直直露了出來,呈現在陳君志面前,看的他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發出一絲抽氣聲。

    饒是陳君志自負見過美女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卻沒想到這世間還有如此美艷不可方物之色,視線緊緊的盯著眼前人兒的臉,看著那女子似察覺到了自己的目光,好似羞澀般慢慢偏過鳳目低下頭,露出了白凈的脖頸,看的讓陳君志恨不得埋首其中。

    還不等陳君志看個明白,沒想到更大的沖擊直面而來。

    宋冷雪沒有直接回答陳君志的問題,而是站起身,窈窕的身姿漫步而出,走到離陳君志只有幾步的地方,輕緩的蹲□姿行禮“將軍小婦人這廂有禮了,我正是這家酒樓的老板娘,感謝將軍關心親自來看小婦人!”說著雖然下蹲著身子,可是卻抬起頭眼神柔弱可憐的望著陳君志。

    宋冷雪穿著一身艷紅色的衣裙,抹胸似的收腰裙很好的展現了,女子令人血脈噴張的性感身材,深深的艷紅色襯得宋冷雪的肌膚更加的晶瑩剔透,粉嫩無滑,胸前的兩朵鼓漲因著抹胸的樣式和下蹲的視覺效果,一覽無余的呈現在了陳君志面前。

    他只感覺口綿綿密密地從骨子里冒了出來,最終匯集到了下腹,身體里仿佛萬千只螞蟻在骨血中攀爬,真恨不得伸手握住眼前的美景,狠狠的揉搓才好。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陳君志的瞳孔猛的一縮,趕緊運氣自身的內力抵抗,想讓自己努力保持清醒一些,垂在身邊的雙手此時已經緊握成拳,上面青筋突起。

    宋冷雪蹲在地上雖然說不上難受,可是看著身邊的男人卻沒有叫自己起來,到底是有些不滿的,不同于這個時代的男子,大多長的皮膚光滑白嫩,這個陳將軍明顯要黑一些,身材卻更加的壯實,臉上有些大大咧咧的憨色,看著他眼神迷離臉上緋紅,卻在努力保持清醒的樣子,讓宋冷雪從心里一樂。

    感覺到房內男子氣息漸漸走于平穩,宋冷雪知道男人正在干什么了,可笑!

    自己點了香,沾了粉,豈是那么容易就讓能讓他逃脫的?

    宋冷雪只裝作不知,站起身看著陳君志的臉好似有些焦急的說“將軍,你怎么了?怎么臉這么紅,可是剛才飲酒過多?”

    邊說邊朝著陳君志走去,本就距離不足幾步,宋冷雪在靠近陳君志時,腳下一崴朝陳君志倒去,縱然陳君志一身武藝,可是此時本就神智不清,又怎能抵抗過修行的宋冷雪,雖然看到冷雪朝自己撲了過來,有心想躲可是不知怎么的,還沒等自己動彈,那柔軟的帶著清香的身子就已經在自己懷里了,陳君志聞著懷中的聞到下意識的更加摟緊了人兒,那柔軟的觸感讓他恨不得捏碎在自己懷里才好。

    陳君志喘著粗氣,感受著懷中女兒輕輕的朝自己的耳蝸處吐氣,暖洋洋的感覺一直癢到陳君志心里去了。

    女子那甜膩婉轉的呻/吟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瞬間點燃了男人本就在強烈壓制的欲/望。

    宋冷雪感覺到了陳君志氣喘如牛,緊緊的抱著自己的手臂堅硬如鐵,身上更是滾燙的嚇人,冷雪知道自己的目的就要達到了,獵物已經乖乖的走進了自己設好的圈子之中,只差臨進一腳便將徹底步入深淵之中。

    微微的一扯兩人雙雙倒在了地上,好歹地上鋪了厚厚的地毯,根本不會讓人感覺到冰冷堅硬,宋冷雪的在男人懷里扭動著身體,很快本就不多的衣物完全散開,露出了里面的完美的肌膚。

    陳君志癡迷的壓在宋冷雪身上,手里撕扯著冷雪的衣物,讓那白雪般的肌膚完全展現在自己眼前。

    陳君志鷹隼般犀利的黑眸宛若鎖定獵物般緊緊盯住身下那扭動著的軀體,常年練武有著厚厚繭子的雙手撫摸上身下人兒的肌膚,女子小巧的鼻子輕哼出聲,微闔的雙眼上那顫動著的睫毛如同一把小小的扇子,一下一下,撓得人心癢難耐,饑|渴異常。

    宋冷雪原本清純的小臉此時也染上了些嬌媚,顯得妖嬈魅惑了起來,微微張開的小嘴像是邀請人品嘗一般,刺激的陳君志猛的上前,狠狠的擒住那雙紅唇啃噬起來,堵住那抗議之聲勾著那香蘭小舌糾纏不休,吞吃著女子口中香甜的津液。

    陳君志手也沒閑著,撕扯著宋冷雪的束褲,那薄薄的布料怎么能是沙場老將的對手,幾下便變成了破布,再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冷雪感受著壓在自己身上男人的緊繃和堅硬,心里輕笑出聲,雙手如蛇般纏繞上男子的身軀,一拉一扯,輕易的拉開了陳君志的衣物,露出了那精壯的胸膛,雙手急切般的撫摸上去,感覺到身上男子的顫抖,冷雪滿意的彎了彎嘴角,最后伸向了男子下方,同樣的簡單快速的拉開了男子的束褲,單手附上男子的灼熱。

    輕柔的小手貼上的那一瞬間,陳君志明顯的身軀一震,猛的放開宋冷雪的唇,撐起身子看向身下的人兒,眼中有了一絲清明。

    宋冷雪顯然有些驚訝,沒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這個男子居然還能有著一絲理智,這簡直是以前都曾遇到的情況。

    不管如何宋冷雪此時可不容許他有一絲退卻之意,抬起一只胳膊宋冷雪主動的揚起臉朝著男子的唇畔襲擊了過去,察覺到男人下意識的想反抗,更是毫不留情的張嘴就咬上了男人的唇,手下握著的灼熱依舊沒有放開,而是緩緩j□j了起來,挺起自己的胸主動貼了上去,那柔軟而飽滿的圓弧不斷蹭著男子寬廣粗礦的胸膛,挑逗之意明顯。

    很快陳君志就敗下了陣來,身體很快不在僵硬,更是把一只手扣住宋冷雪的小腦袋,更加用力的壓向自己,奪回了主動權,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冷雪胸前的白嫩,大力揉搓起來,只弄得冷雪渾身軟成了一攤爛泥。

    □的滾燙已經堅硬如鐵,在男子請問撫摸的同時,男人身下的老二顯然也不甘寂寞,輕輕朝著自己的夢想之地努力著,緩緩的刺探勾引的冷雪的小|穴很快濕|潤起來。

    宋冷雪渾身輕顫,嘴里的j□j之聲漸漸四溢,看著在自己身上啃咬的男人,宋冷雪強撐起一絲理智,果斷的抓住男子的灼熱,自己靠了過去想要速戰速決。

    沒想到這一幕卻刺激到了身上的男人,陳君志看著如此熱情主動的宋冷雪,只覺得渾身火熱之氣洶涌,他支起身子,一手按住冷雪的肩膀,就著冷雪的手猛的沖了進去,濕滑的溫暖之地緊緊的收縮著,強烈的刺激之感讓陳君志仰頭怒吼一聲,在冷雪身上激烈的沖撞起來。

    與此同時,冷雪也深深的喘了口氣,抬手扶著男人的肩膀,閉上眼睛開始抓緊時間練功。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看到留言了,我會盡量少用那些詞!

    再說一遍,舉報的這輩子都么有幸福!!!!

    (https://.net)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