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文 / 春心蕩漾

    久違的充實感讓宋冷雪感覺自己像是饑餓了很久,終于吃到撐的感覺,感受著身體里的陽氣涌動,宋冷雪扯了扯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這次的收獲頗豐,不往自己這么不管不顧的,這些陽氣足夠蕭瑤晉升一級了。

    從地上站起身,宋冷雪拿起衣物,見紅色衣裙已經被陳君志扯的差不多了,便把這碎步一樣的衣服隨手一丟,伸手從空間里拿了套衣裙換了起來。

    等穿戴一新后,看了眼得到滿足后酒精發作,躺在地上睡過去的陳君志,看著他皮糙肉厚的即使睡在地上也不用自己理會吧!總歸死不了!

    轉身抬頭宋冷雪攏了攏身上的衣服,突然聽見院子外明月小荷和掌柜的說話聲,當下不在耽擱快步走了出去。

    打開院門宋冷雪的身影再次出現,看見站在門口的明月幾人問道“怎么了?有事?”最后一句顯然是沖著掌柜的問的。

    掌柜的站在門口,看見從門內出來的宋冷雪松了口氣,萬分想不通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如此不寧,拱了拱手手掌柜的也不敢耽擱的說道“夫人,前院陳小將軍又來了,我本來打算還像往日一樣把他打發了,可是沒想到這次跟著他來的還有一女子,此女甚為難纏,已經在前院鬧開了,請夫人拿個法子吧!”李掌柜有些無奈的說。

    “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前面看看!”宋冷雪剛才得了陽氣心情不錯,可是一出院門就聽見這讓人不愉快的消息,頓時心下不爽起來,雖然自己沒有打算在這里常待,可是有人在自己酒樓里鬧事還是讓她不痛快,尤其還是上次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頭。

    宋冷雪一甩手率先走到了最前頭,頭上照樣沒有戴上沙帽,就這么明晃晃的露著一張迷惑眾生的臉朝前院而去。

    此時雖然還不到用晚膳時間,可是酒樓里的客人依舊不少,店小二吆喝著上菜,食物的香氣,客人們閑談八卦倒顯得很是熱鬧。

    宋冷雪從后院走了過來,漫步到一樓大廳也沒有停留,直接帶著丫鬟掌柜朝二樓走去,不料一樓大廳卻沒有像上午一樣集體**,而是再看到宋冷雪的時候,氣氛瞬間沸騰起來,很多男人更是雙眼放光的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朝著宋冷雪的方向奔了過去。

    可惜宋冷雪的動作太快,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已是上了二樓的階梯,樓梯口陳小將軍帶來的衛兵,只看了眼這位酒樓老板娘就楞在了當場,直到宋冷雪的丫鬟和掌柜的都上去了后,才反應過來這位應該就是自家主人要找的人了。

    對于一瞬間圍過來的人眾人,樓梯口的守衛才反應過來,急忙攔住想要上去的眾人,開玩笑這要讓這些人也跟著一塊上去了,那自己就不用混了,回去定會被將軍軍法處置的。

    攔下眾人的兩守衛同時在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慶幸。

    宋冷雪上了二樓就朝著最里面的包廂直奔而去,不用掌柜的帶路她早已感知到了,整個二樓就那兩個不討喜的人在。

    走到包廂門口宋冷雪就聽到一個女聲,有些尖銳有些不滿“君樺哥哥,你為什么每天都來這間酒樓,你來找這里的老板娘干什么,你跟她很熟嗎?”

    宋冷雪冷笑了下一把推開房門走了進去,看著齊齊轉過頭的兩個人。

    “我和陳小將軍的關系還真不是一般的熟呢!”都熟到床上去了,這算不算是很熟啊?宋冷雪有些壞心的想。

    果然包間里的兩人瞬間變了神色,陳君樺雙眼瞳孔微縮,直直的望著宋冷雪的臉,看著那張純情帶著些許誘惑的小臉,聽著她紅唇中吐出的言語,陳君樺幾乎是在那一瞬間便已經確定了,就是這個女人,就是這個女人在守城大人的府邸,和自己糾纏了一夜,第二天卻不知所蹤的女人。

    而房間里的女子在看到宋冷雪那張臉時,臉上劃過的是濃濃的嫉妒和憤恨,顯然她怎么樣也沒想到這間酒樓的老板娘,一個嫁過人的狐媚子居然長的這么妖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聽著對方說出來的話,女子心中更加嫉妒,一瞬間對于宋冷雪長相的不滿,讓她爆發了起來“你就是這間酒樓的老板娘,一個死了丈夫不守婦道,不要臉的女人?”沖沖的口氣惡毒的話語對著宋冷雪脫口而出。

    明月和小荷聽到對面的女子居然罵的這么難聽,當下沖到宋冷雪前面“你說什么呢?嘴里不干不凈的像個潑婦!”

    女子再看到明月和小荷兩個丫鬟,瞬間想起了前段時間在廟會上發生過的事情,當時那個可惡的女人身邊跟著的就是這兩個丫鬟,難道她們是同一個人?

    這下女子的不滿憤怒更加的高漲,就是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上次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勾引君樺哥哥,才讓君樺哥哥上了當,這么多天,每日不落的跑到酒樓來見這個女人!

    “英紅!不可胡鬧,你今日先回去吧!我還有事!”一旁的陳小將軍聽到女子的話,心里一陣不舒服,看了眼站在門口的那個女人,開口想讓這頭疼的師妹先回去。

    誰知道平時一向很聽陳君樺話的英紅,此時已經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看著近在咫尺的宋冷雪,什么都不考慮的就沖了過去,想要把那張討人厭的臉徹底撕爛,那樣君樺哥哥就是她一個人的了。

    沒料到一向還算聽自己話的英紅會突然暴起朝那女子沖了過去,這下陳君樺就是想阻止也有些來不及,很快擋在宋冷雪身前的明月就被英紅一把推開。

    英紅沖到冷雪身邊,一把推開了擋在面前的人,朝著宋冷雪的臉用盡自己全身的氣力扇了過去,只是另她沒想到的是,這次那個女人看著自己過來卻再也沒有說話閃躲。

    甚至看著自己舉起了巴掌也沒有躲開!

    宋冷雪看著朝著自己而來的手掌笑出聲,臉上是明晃晃的諷刺。

    緩緩伸出一手朝著迎面而來的英紅揮了下手手,眾人就看到了令人驚恐的一幕。

    原本氣勢臨人的英紅瞬間被宋冷雪這么看似輕輕一揮兒,便整個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后面直直飛了過去,直到撞到墻上發出巨大的撞擊聲,英紅臉上還殘留著那一瞬間的驚恐,明明...明明她的手都沒有碰到自己,為什么自己會突然被一股力量襲擊?

    陳君樺瞪大了雙眼看著被宋冷雪揮到一旁,撞到墻上倒地的英紅,甚至連英紅嘴角流淌出的鮮血都看的一清二楚!

    怎么會這樣!陳君樺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居然武功那么強大嗎?自己的這個師妹雖然有些嬌,性格讓人不喜歡,可是卻實實在在是個練武的好料子,從小到大不知被人夸過多少練武奇才,小小年紀更是一身輕功使得出神入化。

    此時就算陳君樺在不愿意,也不能拋下自己的小師妹,掙扎了下陳君樺還是走到英紅面前,扶著她起來“英紅,你沒事吧?”

    英紅看著走過來扶著自己的陳君樺,抬起頭可憐兮兮的看著他,雙眼閃著淚花對陳君樺說“君樺哥哥,我好疼啊!這個女人居然敢打我,君樺哥哥你要替我報仇!”說著英紅一邊全身心的靠進陳君樺懷里,一邊還抬起頭恨了眼宋冷雪。

    在看到宋冷雪滿臉的冷漠,眼神森冷的望著自己時,居然身體控制不住顫抖了下,那種冰冷的眼神居然讓她有種毛孔悚然的感覺。

    宋冷雪可不管這兩人怎么看她,看著陳君樺懷中那女子懼怕的眼神,很好的愉悅了宋冷雪,讓她氣悶的心情稍微緩解了些。

    “呵呵!我還是喜歡乖一點的孩子!”宋冷雪高傲的紅唇笑著吐出一句話,緩緩的走進兩人身前,望著面前的人“我不管你來找我干什么,我也不管你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曾經發生過的事你記得也改變不了什么,因為我已經忘記了!所以...不要再來找我,好好過你的生活,放棄那些不該你想的事情,嘖嘖...看看你懷里的這位,不就是迫切的在等待你垂愛么?”

    望著陳君樺的雙眼,宋冷雪眼睛一眨不眨的說著,聲音里包含了冷意和不耐。

    說完宋冷雪再也不管兩個人作何反應,轉身率先走了出去,只留聲淡淡飄來“李掌柜,今天我們打樣了,清理好酒樓到后院找我!”

    帶著兩個小丫鬟回到后院,看著還躺在地上睡著的男人,身上依舊全身光裸,倒是讓明月和小荷放聲尖叫,全都齊齊轉過身子。

    “好了,別叫了,這家伙帶來的軍醫呢?”宋冷雪進了房間才想起來還有這貨的存在,看著兩個小丫鬟驚恐的尖叫,魔音穿耳讓宋冷雪皺著眉頭有些頭疼的按了按眉頭。

    “夫人,管家說軍醫已經讓他帶話給陳將軍,說是他先回去了!”小荷背對著宋冷雪急忙回道,胸口更是砰砰跳個不停。

    躺在地上的人聽見尖叫聲,身軀動了動顯然是快要醒了!

    宋冷雪快速走了過去,一個手刀過去把正要清醒的人又再次劈暈了過去。

    拿起地上的衣服胡亂的給地上的男人穿上,宋冷雪無奈的抱起地上的人,朝著門外走去“你們在這等著,我一會兒就回來!”

    流下兩個小丫鬟,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家夫人,居然用公主抱的方式把魁梧的陳將軍,就這么抱了出去!

    宋冷雪的此番舉動再次震驚了,明月和小荷突然覺得自己頓時三觀盡毀!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稍微過度交代一下這倆兄弟,下章我們就廣闊的草原與草原之鷹纏綿下,哈哈!

    這是本文最后出來的一個男人了,親們可以考慮了,等這個男人也出來后,大家投票選擇下要誰收入女主的后宮,提醒有個人占了一個名額哦!司徒鴻宇必將是女主后宮第一人,鞠躬!嘿嘿

    明天晚上要出去有事,所以更新在早上12點之前。

    (https://.net)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