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文 / 春心蕩漾

    深夜,冷風呼嘯的有牧區上,月光傾灑而下,草地印著點點光輝隨風舞動,有一道倩麗的身影在廣闊的草原上極速奔馳,此女正是白日在酒樓了迷倒眾生的宋冷雪!!

    冰冷的寒風吹在宋冷雪的身上,此時就是正常的壯漢也會不由自主的打個哆嗦吧!可是這對于宋冷雪來說根本就不能影響她什么,這種呼嘯的暢快之感反而讓她奔騰的心很是享受!

    “蕭瑤!你能感覺到具體的方位了嗎?”宋冷雪邊跑邊在心里問著空間里的蕭瑤。

    “翻閱前面那座山,差不多就快到了!哼!真是搞不懂你,為什么不用水靈珠直接飛過去,你這樣跑過去是要干什么?這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蕭瑤撇了撇嘴,有些不高興的沖宋冷雪說道。

    前者感覺到了蕭瑤的不快,只是并沒有在意的說道“我們已經出城了,用水靈珠飛了那么長時間早就膩歪了,此處風景這么好,我就當放松下不好嗎?”

    “隨便你!只是我勸你要跑的話最好速度還是加快一點,因為馬茸果已經快要成熟了,你最好祈禱自己能再它成熟之前沒有被別的不長眼的東西吃掉,因為這個我申不了修為的話,對你還是對我都沒有好處!”蕭瑤躺倒在空間的巨大靈芝上,悠然自得的說著顯些讓宋冷雪跑岔氣的話。

    靠!這死女人,居然不早說!

    宋冷血恨恨的對著蕭瑤翻了個白眼,當下停止了腳步,運起身上的靈氣拿出水靈珠來催動,包裹住全身緩緩伸空的宋冷雪朝著目的地直奔而去!

    在一處茂密的森林中,宋冷雪找到了那株位于山中腰的馬茸草,一步步走進看著這株毫不起眼的小草,除了頭頂上那朵小花中蘊藏的一顆小小的泛著點點白光的果實,宋冷雪實在有些費解就這么一顆小草居然是這世間最陽之物?

    “切!你有眼不識金鑲玉!這樣的好東西即使在我們修仙界也是很難看到的!”蕭瑤聽到宋冷雪心里的話,鄙夷的朝著她翻了個白眼說道。

    宋冷雪歪了歪腦袋,決定不和這貨計較,剛準備上前好好觀察下這株所謂的馬茸草,沒想到還沒等她走進,一旁就傳來了此起彼伏的低吼聲,像是在向宋冷雪發出警告一樣。

    抬起頭宋冷雪看到了一雙雙泛著綠光的眼睛,從樹林里一雙一雙緊盯著自己,沒一會兒宋冷雪就看清楚了它們的真面目,居然是雪狼!!

    看這數量估計至少有五十只不止了吧!走在最前面的是一頭渾身雪白,步伐矯健身體強壯的巨星雪狼,這個估計就是它們的頭了吧!

    這還是宋冷雪漲這么大第一次看見這么漂亮的狼,最重要的是還是野生的,不是那種被關在動物園里連一點野性都沒有了的狼哦!宋冷雪絲毫沒有感覺道害怕,反而饒有興致的朝著那頭巨狼走了幾步,想近距離觀察一下。

    在看到走進后更加雪白的毛皮,宋冷雪被深深吸引了,幻想著如果這身皮子拿來給自己做個坎肩該有多漂亮啊!想到此處宋冷雪看著巨狼的眼神更加的熱切!

    被馬茸果香味吸引過來的巨狼,在看到有陌生人類出現的時候,下意識的擺出敵對的模式,想要把這個不知深淺的愚蠢人類撕扯成碎片。

    可是不知為何明明應該懼怕自己的愚蠢人類居然沒有轉身逃跑,還朝著自己走進了幾步??

    巨狼疑惑的抬起頭,卻正好撞進宋冷雪的視線里,在看到這個人類兩眼放光的看著自己的時候,動物與生俱來的本能讓它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

    一瞬間巨狼轉身就跑,奔跑的速度快如閃電,連自己的伙伴都不顧了,只想盡快離開這危險的地方!

    可惜它還是晚了一步,就在它跑出去十米的地方,宋冷雪突然發力,一瞬間就來到了巨狼的面前,抬起一只手快速的上前掐住跳躍起來的巨狼,手下一使勁輕松的扭斷了巨狼的脖子。

    看著瞬間倒地的頭領,狼群群龍無首起來,很快就讓宋冷雪都打掃干凈了!

    拍了拍手宋冷雪滿意的把幾張看起來不錯的皮子都收進空間里,正準備回頭去看馬茸果沒想到蕭瑤已經等不及自己從空間里走了出來。

    “咦!你這打算自己動手馬?”

    “吸取果實之力比摘取更有效果!”蕭瑤對著宋冷雪說了巨,就自己走到馬茸果面前,果實已經成熟散發這誘人的香氣,蕭瑤蹲□子湊上前去,張嘴緩緩吸取,很快從馬茸果里就飄出一縷白光緩緩的進入蕭瑤口中,直到整個馬茸草都萎靡枯竭后蕭瑤才停了下來。

    緩緩站起身朝著天空吐出一口濁氣,蕭瑤才再次回到空間里“你跟我進來,把陽氣給我!”

    宋冷雪看著臉色有些發紅的蕭瑤,當下也不敢耽擱,跟著她閃身進入空間,倆人坐在空間的荷花池邊蕭瑤忍耐著體內暴動的氣息快速對宋冷雪說“把陽氣給我,我要開始閉關了,再次期間隨便你干什么,陽氣也不需要你提供,只要不來打擾我便可!”

    冷雪點點頭伸出手附上蕭瑤的身體,把從陳君志身上的來的陽氣,從體內調動起來,緩緩渡到蕭瑤體內。

    相連的兩人,宋冷雪自然感覺到了蕭瑤體內暴動的氣息,想必這就是剛才那馬茸果的效力了吧!這么霸道的在蕭瑤體內橫沖直撞,這讓宋冷雪更加小心的朝著蕭瑤的體內渡氣,不知不覺中居然過了一夜!

    等到宋冷雪把陽氣全部送到蕭瑤體內,才緩緩放下貼在她身上的手,深深的談了口氣,冷雪放松了□體,看著自己面前的蕭瑤依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想必這家伙等會兒會自行轉換的吧!

    冷雪想起上次這家伙化形就用了將近半年的世間,這次也不會短了,唯一的好處就是這次她不用在累死累活的位這家伙到處尋找陽氣了,可以正大光明的偷懶讓冷雪笑的像只偷腥的貓。

    除了空間,看著外面依舊是昨晚的山林,只是此時天空已經開始泛白,光亮從新照耀上大地,森林也變的鮮亮起來,宋冷雪心情很好的邁開步子,像逛自家花園般走走停停,打量起林中的一切。

    走到結著果子的果樹前就順手摘一個,只是自從有了空間后的宋冷雪便的及其挑剔,這種始終帶著酸澀味的果子,已經不合她的胃口了。

    直到快要走出山林的宋冷雪也沒有找到什么好東西,反而勾起了自己的饞蟲,摸了摸姑姑叫的獨自,宋冷雪突然想到昨天晚上不是還有狼肉嗎?

    一想到空間里躺著的十幾條狼,宋冷雪說干就干的快步竄出森林,來到一處小溪邊,從空間里扔出兩條昨晚的雪狼。

    隨便撿了些樹枝扔了個火球進去,大火熊熊就燃燒了起來,把狼皮扒下來去了內臟,用空間水沖洗干凈后,架在了火上拷了起來。

    很快肉就被銬的自流冒油,拿了些孜然胡椒等物細細的撒上去,很快香味就飄了出來,宋冷雪都不禁聞著流口水,誰說的來著?還是自己動手的最香啊!

    從空間的竹屋里扒拉了兩下,宋冷雪找出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小刀就再次出了空間,期間望了眼還坐在地上的蕭瑤,便沒有任何動作。

    一手拿刀一手吃著片下來的肉,宋冷雪還從空間里撈出來一瓶老白干,有吃有喝有山有水好不自在。

    只可惜女主定律,讓她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個惹麻煩的體質。

    很快解決了一條狼的宋冷雪,剛把另一條收拾好放在火上時,突然聽見不遠處傳來的馬蹄聲,正由遠及近的慢慢靠近自己。

    宋冷雪皺了皺好看的眉目,望著火上架著的狼肉,這些人是狗鼻子嗎?這是聞著味來搶食的?

    女人!有時候是不可理喻的!尤其是宋冷雪這種對吃食有著各種執著的人,要不然憑她修仙的體質,一個月不吃一頓也不會覺得餓!

    看了眼剛放在火上烤出油的宋冷雪,思索了不到一秒鐘冷雪就繼續拿起香料往肉上撒!管那些干什么,大不了來了打發掉就好了!

    仔細的把肉上都撒好調料,宋冷雪才坐在一邊靜靜等待,時不時仰頭喝一口老白干調劑下。

    很快在宋冷雪的肉剛烤好的時候,那群人馬也終于找到了宋冷雪的位置。

    呼群喝伴的來到宋冷雪身邊,冷雪抬頭看著馬上的人,各各身上披著粗布皮子,長發披頭面孔粗礦,有些人的胡子長的滿臉連樣貌都看不清楚。

    抬起一張小臉宋冷雪看著面前的人挑眉,居然是蠻夷?對了!她怎么沒想到這里已經出城好遠了!

    正想著從馬上突然下來一個大漢,一步步的走到宋冷雪身前,抓著宋冷雪的肩膀把她提溜了起來,眼里全是看見冷雪的興奮,連呼吸都在加速的趨勢。

    “巴魯,你們快看啊!這女人是個漢人!她長的可真漂亮!”說完抓著她的男人放開了冷雪的肩膀,轉而抬起了冷雪的臉仔細打量起來。

    男人興奮的聲音讓馬上的人都回過神來,連連從馬上下來,嘩啦一下全都圍到了冷雪身邊上下打量著她,更有些像前面男人一樣伸手過來想摸宋冷雪。

    宋冷雪臉色平靜的看著圍過來的一群長相粗礦的蠻夷,心里想著卻是看著這些人就是時常進攻邊城的人了,自己要不要做件好人好事把他們全宰了?為民除害?

    正想著宋冷雪感覺到自己才被放開的下巴,又再次被握住,來人使了幾分力氣,可是這點攻擊沒辦法傷害到宋冷雪,看著冷雪依舊面無表情的臉,男人皺起了眉頭“你是誰?怎么會到這里?”

    冷雪眼中閃過一道金光,很快她像是有些緊張的開口“我..我在邊城里得罪了權貴,故而逃了出來!”

    “哦?就你一個人?那你的包袱呢?馬兒呢?你該不是跑著出邊城的吧!”男人摩擦著宋冷雪下巴上的肌膚,仔細的望著面前的女人,長的這么漂亮的人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只是她出現的太過蹊蹺!

    “我是和我兄長一塊逃出來的,剛才他牽著馬兒去吃草了!”宋冷雪看著自己面前的亂石地胡扯著,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男人聽到冷雪的回答,又看了眼她身上整齊的衣物,像是相信了她一些,男人眼神朝旁邊一撇,旁邊的猥瑣漢子立馬心領神會的一步上前,舉手一刀便把冷雪切暈了過去!

    男人扛起軟□子的冷雪扛在肩上,大步朝一邊的馬兒走去。

    “巴魯,巴魯,這個女人可是我先找到的,你得讓我先才是啊!我們要把這妞帶回去嗎?”說話的正是剛才第一個下馬的男人。

    “就是,就是,巴魯,回去這小妞我們可是人人有份的啊!”眾人望著巴魯身上扛著的女子,都不禁咽了咽口水,這中原女子,長的就是好,瞧瞧那張小臉那水嫩的皮膚,這些人這輩子都沒見過長的這么漂亮的人。

    “哼!斯圖,亞克,你們倆去找找這女人說的她兄弟,見到人了一塊帶回去!這女人給你們豈不是糟蹋了!首領明天就會回來了,你們說說這女人難道帶回去不獻給首領嗎?”叫巴魯的男人哼了口氣朝眾人吩咐道。

    眾人聽到巴魯的話,都安分了下來,斯圖和亞克也率先翻身上馬,朝著剛才冷雪指的方向跑了過去。

    巴魯把冷雪放在馬背上自己也跟著翻身上馬。

    “巴魯,那要是首領不要,或者是首領玩膩了,你們可不能跟我搶!”一旁的男子看了眼馬上的宋冷雪,有些不甘心的說。

    巴魯冷哼一聲,沒有理會男人說的話,甩了一鞭子跑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嘿嘿!親們多多留言啊!

    (https://.net)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