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文 / 春心蕩漾

    一路上宋冷雪受到的圍觀可想而知,其中還參雜了些嫉妒怨恨的目光,宋冷雪全都目不斜視的走了過去,倒是巴魯帶頭停了下來,冷冷的望著四周的人群,把冷雪護在了身后,直到四周圍觀的男女都受不了巴魯那強悍冰冷的視線紛紛轉頭,或者直接離開。

    巴魯才帶著冷雪繼續前進,直到來到那頂帳子前,看到巴魯進去沒一會兒出來向她揮了下手,宋冷雪這次才跟著一起走了進去。

    這頂帳子和巴魯的沒什么不同,墻上依舊掛著巨大的弓箭和彎刀,只是地上全部鋪上了厚實的毯子,不遠處的榻床上斜靠著一個男人,他穿著寬大的袍子,一手枕在腦下露出了少許胸膛,看上去竟然分外養眼,那結實的肌肉是現代任何一個腐女都沒有辦法抗拒。

    男子的皮膚是棕色的,一頭烏黑的粗發從頭頂開始全被編成小辮子披散在腦后,男人的五官很深刻,不大卻深邃的灰色眼眸,像一頭正在巡視領地的巨狼。

    當他看著一步步走近的兩人,尤其是跟在身后的宋冷雪時,臉上露出了意思微笑,猛的起身下床,走到兩人面前阻止了巴魯想要行禮的身子,眼睛卻直直望著站在不遠處低著頭的女子。

    繞過站在自己面前的巴魯,男子走到宋冷雪身邊,伸手握住宋冷雪的下巴微微抬起,冷雪一張清純中帶著絲絲女人魅惑的小臉,就這么毫無遮攔的呈現在了男子眼中 ,看著冷雪姣好的面容男子眼中的趣味更大,手指也在不自覺的輕輕摩擦著宋冷雪的下顎。

    “巴魯!沒想到這次出去,回來你居然給我準備了你這么一份大禮!”男子轉過頭朝著巴魯說道,臉上也流露出了滿意之色。

    “尊敬的首領,這個女子是一個漢人姑娘,我們是在野外巡視的時候看見她的,當時只有她一個人,說是跟著哥哥逃出了邊城,可是我們派人去尋找卻并沒有找到他哥哥的蹤影!首領看是否先將她關起來,等找到她哥哥再說?”巴魯低著頭快速的說道,沒有人看見他此時臉上的緊張神色。

    雖然當時帶這個女人回來后,本就是準備等第二天首領回來親自處理的,如果首領喜歡當然可以把這女人當作禮物送給首領。

    可是巴魯也不知道為什么,當看到首領眼中的興趣時,他突然有驚慌起來,那一瞬間他突然害怕這個女人被首領看重,從而說出了這樣一番話拉。

    “噢!是這樣么?可憐的人兒!找不到親哥哥了么?放心!首領我會幫你的尋找你的哥哥,會照顧好你的!”

    顯然巴魯說的話男子并不在意,他笑著用手摸著冷雪的臉說道。

    宋冷雪看著眼前的帥哥眼里閃過愉悅的光芒,看不出來這里的女人長的不怎么樣,這位首領倒是一副好樣貌!

    巴魯聽到男子毫不在意的話,上前一步向再次開口說點什么,只可惜男子在沒有給巴魯機會。

    “好了巴魯,我親愛的表弟,我很喜歡你這份禮物,現在幾可以出去了,你知道我趕了一晚上的路,現在我需要休息,晚上的篝火晚會我們在聊好嗎?現在幾可以出去忙了!”這句話男子用的是他們的語言說的,雖然冷雪聽不懂,可是從語氣中也聽的出來,男人不高興了。

    果然巴魯再聽到男人說完這話后沒有再說什么,行了個鞠躬禮就退了出去。

    宋冷雪轉頭看著巴魯僵硬著身體,微微勾起了唇角,這個巴魯居然還是首領的表弟?再想想巴魯望著自己的眼神!呵呵!事情似乎變的越來越有趣了!

    就在冷雪剛收回視線時,突然手臂被人扯住輕輕一拽,身前的男人猛的用力把冷雪擁在了懷中。

    單手摟著她的腰,手也沒閑著的沿著冷雪的腰肌緩緩摩擦,兩人面對面離的很近,雙方呼出的熱氣散在了對方臉上,讓只有兩人的帳篷中更顯曖昧。

    “呵呵!首領是對我這個嫁過人的婦女感興趣嗎?”宋冷雪被男人摟緊懷里,剛陽的男性氣息充斥在鼻尖周圍,冷雪沒有絲毫扭捏和害羞,大方的笑出聲,略帶挑逗意味的對面前的男人說。

    男人手臂用力把冷雪又摟緊了些,側過臉在冷雪耳邊“我看上的人沒有得不到的,即使花再大的牛和羊!”說完朝著冷雪小巧的耳垂一口咬在了嘴里。

    尖銳的疼痛感讓冷雪皺起了好看的眉目,不甘示弱的抬起手臂在男子的腰間掐了一把,甚至還轉了個圈,滿意的感覺到了男子身體瞬間的僵硬。

    “有些尖牙利爪的狼崽,最終卻逃不過勇猛的獵人!”男人嘶了聲,口氣卻越加粗重,薄唇從耳垂下摩擦至脖頸,男子像在品嘗自己的獵物一般,伸出舌頭在冷雪的脖子上舔了一下。

    說完男子不等冷雪反駁便一把抱起冷雪的身子,一轉身把朝著自己的床榻扔去,自己也緊跟著撲了過去。

    冷雪尖叫一聲,聲音里依舊不見害怕只是有些好奇和興奮,床榻上鋪了厚厚的毛皮倒是一點都不硬,冷雪順著力道在床榻上滾了一圈,才剛停下就被男子壓在了身子底下。

    “你到像我們草原女子!膽子到不小....”男子壓著冷雪的身子,眼睛銳利的緊緊盯著冷雪的臉,手下已經開始不緊不慢的解著冷雪胸前的衣扣。

    “我們漢人女子不止是膽子大而已!”冷雪高聲回道,手下更是囂張的撫摸上男子結實的胸膛,眼睛晶亮的看著男人,毫不怯懦!

    冷雪胸前那一排排的扣子想解開費時費力,本還有耐心的男子在聽到冷雪的話和挑釁的眼神,大膽的動作后。

    嗤笑一聲手下用力猛的一撕,一條好好的裙子頓時變成了破布,再也遮不住身下人的風光,冷雪就這么渾身光溜溜的躺在了男子身下。

    銅鈴般的笑聲在大帳內響起,冷雪張揚的勾起嘴角,雙手攀上男子的身體同樣手下用力,一時間在男子驚訝的目光中,兩具疊在一起的身子同樣沒有了衣服的遮蔽。

    冷雪滿眼驚嘆的看著你那字的身軀,寬闊的肩膀緊窄的腰,肌肉的線條是那么美,她有些迷戀的緩緩撫摸。

    男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有這般膽大的女子,漢人女子在他的印象里都是些只會哭泣,柔弱的不堪一擊的樣子,一點點舉動就能嚇破她們的膽子。

    可眼前這位美女,不光容貌美的讓任何男人看見都想要壓在自己身下,就連那如寶石般閃耀的雙眼都是那么的吸引人。

    男子低下頭吻了下去,一手扯著冷雪身上所剩無幾的衣物。

    兩人唇齒激戰誰讓不讓誰,兩條充滿攻擊性的舌,在互相的領地試探占領。

    直到過了許久男人才不甘的松開,重新獲得新鮮空氣的冷雪還來不及喘口氣,身下一陣痛感敏銳的席卷了全身,讓冷雪忍不住顫抖了幾分。

    男人在松開冷雪嘴唇的那一剎那,身下早已火熱叫器的j□j,便在那時毫不留情的頂了進去,男子一手扳開冷雪的腿壓住,身下猛烈的朝著更加溫暖濕意的地方挺進。

    被傾入的宋冷雪此時卻并不好受,男子龐大的尺寸和她這具嬌小的身子明顯有些不配套,兩人前戲的時間不多冷雪也不夠濕潤,就這么肆意的被傾入讓她的身體有些疼痛,疼痛過后卻更加的敏感。

    男子低下頭喘著粗氣,像是在極力壓制身體內出現的快感,身下的女子雖然不是初次承歡,卻還是緊的要命,讓他一進去就差點忍不住要繳械投降了。

    感覺到懷中女人的顫栗,男子揉搓著冷雪胸~部的手更加用力,嘴唇在冷雪白嫩的脖頸上啃咬出點點紅痕。

    脖頸一向都是冷雪的敏感之處,在被男子肆虐的同時冷雪也控制不住快感的傾入,仰頭j□j了一聲。

    下一秒,床上的戰況已然變化,冷雪一用力便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輕而易舉的撂倒在了床上,自己翻身騎了上去,眼神之中充滿侵虐的望著身下的男人,在感覺到男子的反抗時,一手撐在男人的胸膛上,一邊望著男人的臉快速動了起來。

    看著男子胸膛之上,那個凸起的小紅點時,宋冷雪毫不客氣的低下頭,以牙還牙的咬了上去,像是要抱那一咬之仇。

    男子瞬間低吼出聲,伸出一手按向冷雪底下的頭顱,下一秒已經抱著冷雪的身子翻身而起,抬起宋冷雪的兩條腿放在自己肩膀上,男子還不滿足的伸手抬高了冷雪的小腰。

    女子帶著津銀露珠的粉嫩,就這么暴露在了男子面前,那yin迷的顏色是那么的令人瘋狂!

    握起手中的利器,男子看著眼前的美景一頂而入,接踵而來的是瘋狂的擺動,帶著兩人沉入這情yu世界!

    作者有話要說:抱歉!本來昨天想更新的來著,結果感冒了頭痛的要命,眼皮燙的火燒火燎的,勉強寫了一千多字就寫不下去了。

    星期五要出差去沈陽,可能沒有那么多時間更新,預計下次更新在星期二了,頂著鍋蓋逃跑!

    (https://.net)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