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大猛士》 第六卷 龍馭天下 第1484章 駕崩 文 / 木子藍色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夜空中,突然劃過一道閃電,隨之就是一聲驚雷炸響。【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雨嘩啦啦的傾盆而下。

    新羅都城,金城。

    雨幕籠罩著王宮。

    也掩蓋了王宮里的哭聲。

    “大王駕崩了!”

    宮人有些慌張的在通報著這個消息。

    “立即去通知和白會議的諸大等們,還有,派人去秦大使館,上報消息。”

    在新羅王位上坐了幾十年的國王金白凈終究還是死了,他這幾年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可總是還有口氣吊著,本來前些天看著氣色已經有所好轉,大家還以為大王又好轉了。

    誰知道,突然就沒了。

    這讓王宮里眾人有些慌了手腳。

    因為眼下,王世子金春秋還在大秦京師洛陽城中。

    之前他們也曾幾次上奏天子,請求世子回國,但一直沒有得到同意。

    現在大王突然沒了,世子卻還在中原,國將無君。

    雨幕中。

    宮里早有人偷偷的把消息傳遞了出去。

    和白會議的一眾真骨貴族們很快就知道了這個重大消息,幾大家族的族長迅速的聚在一起,他們很快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議,就是派人封鎖王宮,攔截給秦使館的報信。

    “金春秋只是真骨,不是圣骨,他根本沒有資格做大王。”

    “我新羅國王位傳承幾十世,還從沒有過真骨為王的先例,此例決不可開。”

    “金春秋不是我們新羅立的王世子,他只是秦人選中的。”

    一個又一個的聲音匯集起來,都代表著他們對金春秋這個王世子的不滿。

    眼下大王突然病逝,趁著王世子不在國中,這些貴族們決定另立新君。

    雨夜里,他們迅速的行動起來。

    國王無子,有賢名的公主又早入中原為天子妃,就連皇帝的侄女,那樣樣極似德曼公主的勝曼公主,也一樣被送去了中原為天子妃。

    金春秋只是真骨,而且年紀太小,確實無人肯擁他繼位。

    尤其是新羅貴族們還有一個深層的擔憂,就是認為金春秋在中原多年,早就成了秦人培養的一個忠秦人,若是讓他做國王,他只會成為秦人的傀儡國王,會出賣他們新羅的利益。

    新羅面對著秦人在半島上的日漸勢大,也是憂心忡忡,又無可奈何,如今是無論如何也不甘愿國王是秦人選的一個真骨。

    大秦駐新羅大使館。

    館內,地下密室。

    駐新羅校尉正在與手下們在密室里緊急商議,駐新羅校尉還有一個暗中隱密的身份,那就是錦衣衛指揮使階的駐新羅情報官。

    密室里的蠟燭很亮,校尉劉仁義拿起手里的一張紙條在燭前仔細的看著,不用看密碼本,他就能直接譯出這紙條上的密文意思。

    “和白會議的貴族們造反了!”

    “造反?”

    “他們封鎖了金白凈的死訊,還攔截了宮里送來我們這的消息,并且已經調兵前往封鎖王宮,接著就要封鎖全城了。”

    “他們想干什么?”

    “干什么?還不很明顯嗎,他們這是想要另立新君,不想迎世子金春秋回國繼位了。”劉仁義冷笑幾聲,要說這些新羅人還真是膽大。

    金春秋的新羅國王世子地位,那可不僅是國王冊立的,還是奏報大秦,由大秦天子正式下詔冊封的。

    新羅國貴族們居然要另立新君,這就是謀反。

    “趕緊安排人,把這消息傳遞出去,一面上奏朝廷,一面送去百濟。”

    百濟道距離新羅是最近的,若新羅人真要造反,百濟的駐軍,也是能夠最快反應的。

    “離我們最近的是校尉你的本家劉仁軌將軍,他現在是百濟道東明郡太守。”

    校尉劉仁義跟劉仁軌名字就差一字,不過兩人不是兄弟,僅是名字相似而已。當然,劉仁軌確實是距離他們最近,也手里有兵的大秦將軍。

    “劉仁軌將軍會出兵嗎?朝廷又會如何處置新羅?”幾名錦衣衛道。

    劉仁義撇撇嘴,“我們的職責是盯著新羅的一舉一動,金城這邊有半點風吹草動我們就要第一時間上報,至于如何處置,那不是我們的事。都上街去,聯系各自的暗樁線人,接下來,我要隨時掌握金城的動靜,一舉一動!”

    “是!”

    貴族們還在忙著封鎖王宮,攔截消息,卻不知道大使館這邊早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早在第一時間就掌握了情報,甚至連貴族們要另立新君的情報也是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當他們還以為封鎖住了消息時,卻不知道,一封密信,正通過各種隱秘的渠道層層的傳遞,很快就傳出了金城。

    三天后。

    東明郡古龍城中,東明太守劉仁軌接到了這封來自金城的密信。

    他手下的參謀把密信翻譯后,送到他面前。

    “新羅貴族們瘋了,他們要造反!”

    劉仁軌瞧了瞧,冷笑一聲。

    “老子早就在等這一天了,終于等到了。”

    “太守,這有什么值得高興的啊?”

    “當然值得高興,金白凈一天不死,我們就沒有理由吞并新羅國,現在金白凈死了,那些貴族們也果然很愚蠢的在做蠢事,這不正是給我們發出了邀請貼嗎?”

    朝廷吞并高句麗,已經有十五年,吞并百濟也有七年了。

    經過這么些年,遼東和朝鮮半島上,朝廷已經建立了穩固的統治。

    僅百濟道一地,朝廷七年間,已經移民一百多萬過來,現在百濟道,百濟人只剩下百萬左右,漢移民一百多萬,然后是高句麗人、突厥人、鐵勒人等其它胡夷約百萬,漢人數量上已經占優了。

    百濟道有兩萬多的府兵,民兵更是有不下十萬。

    劉仁軌在東明郡,既抓移民屯墾,更抓練兵備戰,他早就料定,早晚有一天,朝廷還是會對新羅用兵的。

    如今,他終于還是等到機會了。

    揚了揚手里的那封密信。

    劉仁軌這位曾經的羽林郎大笑著道,“這就是新羅貴族們給我們的邀請貼,等了這么久,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在羽林宮時,皇帝不止一次的告訴過他們,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的。

    “諸位,新羅貴族們謀反做亂,我等身為圣人派駐帝國邊疆者,眼下正是為帝國、為圣人效忠出力的時候了。立即傳令下去,以平叛堪亂之由,實行緊急動員法令,召集本郡內所有府兵、鄉兵集結。”

    “太守,是否先上報朝廷,然后等上面命令?”

    “等命令?等到黃花菜都涼了嗎?直接緊急動員,先殺過去再說,趁新羅人還沒有做好準備,咱們殺他們個措手不及,若是運氣好,說不定就憑咱們郡,就能攻入金城,平定叛亂,立他一個潑天之功,諸位,難道你們不想要這功勞?”

    這話一說,再無人反對。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