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0章 拉著她的手不放 文 / 明月羌笛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還是你來吧。【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夏汐然掃視著她,見她不太愿意動手如是調侃了一句:“上回是誰說的,每天在醫院里面都會看到形形色色的倮男早就免疫了。”

    “我這不是怕你多心么?”藍芯瞧了她一眼。

    “你是醫生,我怎么會多心。”

    “你能這么想就好。”藍芯這才將余恩身上的襯衫掀開,開始替他擦藥。

    夏汐然拿起藥盒看了看:“這是……酒精過敏專用的?”

    “對。”

    “行啊,你這都快成診所了,什么藥都有?”

    “職業習慣。”

    “看來我得向你學習。”夏汐然回想了自己這段時間來對余恩的關心真的太不到位了。

    因為知道余恩不喜歡別人打擾,更不喜歡別人過問他的私事,如是她便安安分分地住在一樓,能不干擾他就不干擾他。

    對于他的喜好,他的禁忌,他對什么東西過敏這些事情自然也都不了解了。

    既然嫁給了他,就必須對他多一點關心的不是么?

    “別走……”擦完藥的藍芯替余恩將衣服拉回去后,正準備收回的手掌卻突然被人捏住,她被嚇了一跳,本能地將手掌往回一抽。

    然而余恩雖然醉了,手勁卻挺大,將她的手腕攥得更緊了。

    藍芯頓時有些心慌意亂起來,一邊掙扎著一邊道:“余先生你抓錯人了,我……我是藍芯。”

    余恩也不知道聽清了沒有,依舊將她的手掌抓得死緊,嘴里也依舊低低地呢喃著:“別走,求你別走……”

    藍芯不得已,只能向夏汐然投去求助的目光。

    夏汐然看著余恩皺著眉頭,神情難過的樣子也很無奈。

    余恩做夢都想留的人不是藍芯,自然也不是她夏汐然,所以向她求助也沒用啊。

    她朝藍芯聳了聳肩膀:“你別看我,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夏汐然,他是你老公。”

    “噓……”夏汐然朝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又用手指了指床上的余恩,意思很明顯,余大少爺很快就會睡回去的。

    藍芯索性就這么任他抓著,等他睡著了。

    看著兩只緊緊地抓在一起的手掌,夏汐然突然有種他們兩個還挺般配的錯覺。

    當然,也就錯覺了一下而已,因為她知道余恩的心里住著一個逝去的女人,不會喜歡上任何一個女人了。

    無聊間,她好奇地問了句藍芯一句:“藍芯,我好奇地問你一下啊,你這些年有談過戀愛么?”

    “干嘛突然問這個?”

    “不干嘛啊,就是好奇唄。”

    “并沒有遇見看得上的男人。”

    “眼光挺高啊。”

    “要不你給我介紹一個。”藍芯抬頭盯著她,笑笑道:“我細心觀察了一下你上一期采訪過的那位男嘉賓,還挺不錯。”

    “他啊?剛好是你的同行呢,你要的話我可以引薦一下。”夏汐然想了想,點頭:“也對,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找個男人嫁了。”

    “我也覺得。”藍芯垂眸,幽幽地吐出一句。

    “你好好看著他吧,我先回房洗個澡。”

    “去吧。”藍芯點了一下頭。

    夏汐然走后,藍芯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小手往外抽了抽,沒想到她剛一動,余恩也跟著動了,好不容易才松掉的那點力道又攥了回來。

    夏汐然回到自己的臥室,臉上的神情才一點一點地黯了下來。

    站在浴室的鏡子前看著自己,一邊回想著剛剛盛慕琛強吻自己的情景,還有他對她說的那些話。

    看來他并不是很相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余恩的,這可怎么辦!

    如果盛慕琛沒有失憶,還像以前那樣愛著她就好了,她根本不需要看余夢瑤和盛夫人的臉色,直接將盛慕琛拐到身側,讓他使盡所能地保自己和孩子的周全。

    偏偏,盛慕琛現在不愛她,也不想留這個孩子。

    看來這個漫長的孕期,慢是會過得很煎熬了。

    余夢瑤一路上都在偷偷觀察著盛慕琛那張帥氣的側臉,不,應該說他那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弄破的嘴唇。

    明明從余家出去的時候他還是好好的,怎么去了一趟公司嘴唇卻破了?

    車子停入車庫時,夏汐然終于忍不住地問了一句:“慕琛,你的嘴唇怎么了?”

    盛慕琛沒有作答,拉好手剎后直接推門下車。

    “慕琛!”余夢瑤急忙跟著下了車子, 雙手挽住他的手臂:“慕琛我在問你話呢,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他總是這樣,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告訴她,也不愿意與她分享。

    她本不想去煩他,惹他不高興的,可他受傷的地方實在太奇怪了,像是被人給咬傷的。

    想到夏汐然剛離席沒多久盛慕琛也跟著離席的事,就容不得她不去胡思亂想了。

    盛慕琛停下腳步,扭頭盯著她:“很好玩么?”

    “什么?”

    “特地把我拉回余家去看熱鬧,很好玩么?”

    “慕琛……”余夢瑤愣了一愣,沒想到他會因為這個事情惱火,不過她的拿手絕技是裝傻,擺出一全茫然的表神道:“慕琛你在說什么啊?我怎么聽不懂?”

    “聽不懂就算了,總之以后余家有什么聚會不要叫上我。”盛慕琛扔下一句,邁步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慕琛,那是你岳丈岳母家,你怎么能說不去就不去。”

    “如果每一次去都是算計的話,那我還真不敢去。”盛慕琛人已經上了樓梯。

    余夢瑤既然是無言以對!

    她站在車庫里面越想越覺得不爽,如是拿出手機給何秘書打了個電話,尋問她這一天來盛慕琛的行蹤。

    當她知道盛慕琛中午單獨跟楊秘書一起喝咖啡后,立馬便意識到是怎么回來了。

    看來楊秘書也不是什么可靠的人!

    決定對余恩關心一點后,第二天早上夏汐然早早便起床做早餐了,而且還做了余恩喜歡吃的酸梅醬烤吐司。

    說來慚愧,連余恩喜歡吃西式早餐,她都是剛從小王嘴里問出來的。

    一邊做早餐,她一邊細細地想著自己跟余恩的未來。

    她在糾結著自己到底要不要試著努力一把,將這段婚姻假戲真做算了。

    余恩需要她,剛好她也需要余恩,最主要的是經過這些日子來的相處,她覺得自己跟余恩相處得還算融洽。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