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嬌寵甜妻是富婆》 正文 第356章 隨行翻譯員 文 / 今西西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肖正陽聽到這里,這才微微放心了些,但是簡朵兒一個小姑娘在外面,總歸是有些不太安全,若是發生什么事情,他怕是到時候也鞭長莫及,就想讓于丁丁跟著她一起。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kybqaq.live

    簡朵兒聞言,頓了頓,她只是一個翻譯員,隨行還帶著保鏢……似乎有些不太好,就連亞伯拉罕,都沒有那么大的架勢,最后,簡朵兒還是搖了搖頭,“不用,我這段時間也跟丁丁學了些拳腳。”

    肖正陽還是不太放心,最后干脆瞞著簡朵兒,讓于丁丁住到簡朵兒住得酒店里面去,費用由他出,簡朵兒要出去的時候,也讓于丁丁跟著照應一下。

    出現了之前的種種事情后,肖正陽是真的后怕,不敢在大意了。

    當然,這件事簡朵兒并不知道。

    交代完了后,簡朵兒跟肖正陽告別,離開了簡氏快餐店,去了校長辦公室。

    她不知道的是,這個時候,張薇寧已經醒了過來,謝雅秋見女兒無事,就憤怒的跟張衛兵吵了起來,還怒氣沖沖的回了老宅,跟老爺子老太太說了這件事。

    這會兒的張家,已經亂成了一團。

    而造成這個局面的,確實今天連見都沒有見到張家人的簡朵兒。

    屋里,謝雅秋紅著雙眼,對張家老兩口哭著道,“那孩子怨我們,她怨我們啊!爸媽,您二老還記得簡家那個女人楊麻花嗎,她雖說不是簡朵兒的親生母親,可這么多年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簡朵兒就這么把她送進了監獄,說明這孩子心是這么狠!她能做出那種事,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的,她是故意針對微寧的,她想要害死微寧啊!”

    說到這里,謝雅秋擦了一把淚,添油加醋道:“今天,她敢這么對微寧,那明天,她或許也會這么對待我們啊!爸媽,咱們不能這么縱容她下去了啊!”

    這話說完,張家老太太臉色就沉了下來。

    張老爺子臉色也很難看,不過不是對簡朵兒,而是對謝雅秋這個做母親的,他覺得,謝雅秋說的這些,不會是簡朵兒能夠做的出來的事情,這中間肯定有誤會。

    謝雅秋作為朵兒的母親,不分青紅皂白,就給親生女兒定了罪,委實是令人心寒。

    至于張衛兵,直接就臉色一沉,朝著謝雅秋憤怒的喝道,“你,你簡直無理取鬧,朵兒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你往常不喜歡她也就算了,現在還要往她身上潑臟水,世上怎么會有你這樣的母親?你就不怕朵兒知道了,傷心難過嗎?!”

    謝雅秋沒想到到了這個地步,張衛兵竟然還要護著她,甚至為了她這么說自己。

    她心中的憤怒頓時間達到了頂點,忍不住冷笑一聲,“她會傷心難過?她就是個沒有心的小怪物,心里哪里會有我這個母親?”

    張衛兵氣的抬起手臂,就要扇在謝雅秋的身上,結果旁邊的張博洋見狀,連忙擋在了母親面前。

    張博洋正好今天也在家,對比簡朵兒這個一出現就讓他倒霉的親生妹妹,張博洋對從小看著長大的張薇寧自然是更加愛護一些。再加上張薇寧心臟不好,張博洋對她也多了幾分心疼。

    這會,聽母親說是簡朵兒耍心機害的張薇寧進了醫院,他就更加討厭簡朵兒了。

    他覺得母親說的沒有錯,是父親被豬油蒙了心,不相信他們!下一刻,張衛兵的巴掌打在了張博洋的臉上,張博洋憤怒的朝著張衛兵道,“爸,您要為了簡朵兒,不要我們母子三個了嗎?!她就是個禍害,自從她是張家人的事情出來以后,我們家就再也沒有一天安分的日子!爸,你清醒一點。”

    “放屁!我打死你這個逆子!”說完,張衛兵抄起旁邊的棍子,就往張博洋身上招呼。

    張老太太見狀,猛地一拍桌子,“夠了,老二,你鬧夠了沒有?簡朵兒是你的女兒,博洋跟微寧就不是你的孩子了?!”謝雅秋的話,張老太太信了一半多,這會對簡朵兒也增了幾分厭惡,這哪里是張家的孩子,分明就是來討債的冤孽!

    博洋有一句話說的沒錯,自從簡朵兒的事情出來以后,張家就開始家宅不寧,這就是個禍害!

    張衛兵是個孝子,盡管想要狠狠收拾張博洋一頓,但是聞言還是住了手。

    只不過,張老太太喊的不夠及時,他還是在張博洋身上抽了一棍子。

    謝雅秋憤怒的看著張衛兵,神情已經接近歇斯底里,她對張衛兵的所作所為簡直失望到了極點,他不僅還護著簡朵兒,甚至還想對她跟博洋動手!

    她像是瘋了一樣大哭起來,還沖上前去撕扯著張衛兵。

    張衛兵一時不妨,臉上就被她抓了幾道子血痕,臉色頓時間陰沉起來,他抓住謝雅秋的胳膊,怒吼道,“你鬧夠了沒有,你看看你現在像什么樣子,就是個潑婦!”

    “夠了!都給我住手!”張老爺子見狀,也用力拍了下桌子,怒喝一聲。

    謝雅秋跟張衛兵心里都有氣,但是對張老爺子的話還是比較聽的,聞言都停止了動作。

    最后,謝雅秋跟張老太太提出跟簡朵兒斷絕關系,不能讓這個禍害霍霍張家,左右她也不愿意回來,張家就當時沒她這個人好了。

    但是這件事遭到了張老爺子和張衛兵的一致反對,他們覺得,簡朵兒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事情中間肯定有誤會,張衛兵是比較了解這個女兒的,她愛恨分明,就算是厭惡張薇寧,只會光明長大的來,并不會用這種方式。

    家里還是張老爺子做主,他發了話,就算是謝雅秋和張老太太也沒辦法,最后,謝雅秋紅著雙眼離開,去醫院看張薇寧去了,而張老太太則是十分不快的回了房間,把張家老爺子關在了門外。

    再說簡朵兒,當天就跟著亞伯拉罕以及京大的教授等人去了酒店。

    第二天早上,簡朵兒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就碰到了從隔壁房間出來的于丁丁,兩個人面面相窺,簡朵兒眨了眨眸子,一臉的懵。

    至于于丁丁,則是向來淡定慣了,也沒有被抓包的尷尬,反而還是那副沒有表情的樣子。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