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打碎結界! 文 / 雨暮浮屠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這樣精彩的一戰,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嵐島折扣)】

    即便是在曾經榮耀之戰中,那些學府戰之內也幾乎不會出現這樣驚世的戰斗。

    實在太過震撼了,太過強大了。

    夏淵和碑記命這兩個年輕的存在,甚至已經超越了很多活了幾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天驕妖孽了。

    他們的強大,在這一次的戰斗之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現在,是屬于碑記命的,而未來,卻是屬于夏淵的”

    有大佬存在,已經做出了定論。

    現在,是屬于碑記命的,因為現在的碑記命更加強大。

    破九戰力,如果不是夏淵出現的話,那么碑記命絕對就是這一次

    不,是最近數百乃至上千屆榮耀會武之中,最為突出震撼的存在。

    破九星戰力,放眼這三十六國歷史之中,只是唯二罷了。

    只是可惜,現在多出了夏淵,讓碑記命成為破九星的光芒,暗淡了許多。

    但是,卻沒有人會小看碑記命的存在。

    他的未來,也是無盡的。

    是絕對有希望沖擊萬壽境的存在,成為這三十六國之中,神靈一般的偉大存在

    當然,碑記命的未來還是無法和夏淵相比。

    在戰體方面,雖然這些大佬不知道夏淵的戰體是什么,但是他們卻清楚夏淵的戰體,絲毫不弱于碑記命的光明圣體。

    而天門方面,夏淵更加是碾壓碑記命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為修煉的時間太短,如果不是因為夏淵出身在平民世家之中,那么如今的夏淵,絕對就是這一片天空之下,唯一的存在了。

    虛空之中,碑記命和夏淵的戰斗已經進入到了一種白熱化之中。

    夏淵也沒想到,人皇體完全綻放,開啟七大天門,甚至極道戰意已經加持到了如此的程度之后,竟然還被這碑記命壓制

    他知道,換成是自己突破之前,如果沒有那些裝備的話,那么根本不是這碑記命的對手。

    如今碑記命的實力,幾乎堪比那些五星巔峰乃至六星級別的封號強者了,這是曾經夏淵完全不具備的實力。

    夏淵深吸一口氣,雖然周身的襤褸無數,雖然血液還在流出,可對于這些夏淵卻完全無視。

    他的眼中剩下的只有興奮的色彩,這是面對一尊強橫到異常的存在,面對一尊勢均力敵的存在才會出現的眼神。

    夏淵,興奮了

    “你真的很強大,真的”

    想了一下,夏淵又狠狠的點了點頭。

    本來以為這一次的榮耀會武個人戰十分簡單,他無需爆發出大部分的實力,只是展露的那些就足以橫掃一切了。

    可是戰斗到了現在夏淵才知道自己的天真,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之前的白公子已經讓夏淵無比吃驚了,而現在的碑記命更加如此。

    對抗白公子,夏淵爆發了底牌之一的人皇體,而如今對抗這更加強大的碑記命,只是人皇體根本就不行了。

    所以,只能繼續的爆發了

    看到夏淵那淡然的樣子,碑記命眼中是莫名的色彩。

    夏淵的眼神,碑記命無比的熟悉

    這是他曾經面對那些同輩之中頂尖強者的時候才會出現的眼神,而且,這是一種有著足夠的把握的眼神

    是的,就是足夠的把握

    碑記命曾經出現這樣眼神的時候,只是感興趣,只是興奮,但是卻不會認為自己會失敗。

    可是,在眼前而言,夏淵的失敗似乎已經成為定局了。

    那么,他又是從什么地方來的那些信心呢

    碑記命有些疑惑。

    不過很快,他終于知道了。

    “你這樣的對手,已經值得我真正出手了”

    想了一下,夏淵繼續無比認真的說道“這一次,我真的是竭盡全力了”

    擂臺不遠處,查那多嘴角繼續抽搐。

    又是竭盡全力

    夏淵認真無比的看著碑記命,下一瞬間一種莫名的意志降臨了。

    而當這種意志出現的時刻,周圍那無數的存在都感受到了。

    不是震撼,而是一種無比的虔誠,一種臣服的沖動。

    這種力量駭人,可是卻沒有給他們一種霸道的感覺。

    強大之中,蘊含著威嚴,而那威嚴卻是需要他們虔誠面對的存在

    這是,什么

    人道意志,加持

    夏淵終究還是繼續爆發底牌了。

    人道意志,人皇體,這就是夏淵最開始領悟的頂尖加持之力,如今終于徹底的爆發了。

    剎那間,夏淵的威能開始提升,不斷的提升

    只是短短的瞬間,夏淵已經提升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境界之中,提升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震撼程度之中。

    那是,戰力的突破,那是實力的提升。

    之前的夏淵,戰力是破十星的存在,萬古第一蓋世無雙。

    而現在,戰力又一次的突破了

    天龍帝皇,萬世帝皇,諸多的大佬存在嘴角不斷的抽搐。

    他們看向夏淵的眼神之中,都是充滿了那種不可思議的色彩。

    這少年,竟然,竟然還有底牌

    他竟然,還可以繼續突破

    他的戰力,不是破九星,不是破十星,而是超越了這一切的存在,是這三十六國之中從未出現過的戰力

    十一星

    這,才是真正的他嗎

    這才是竭盡全力之后的夏淵嗎

    有人喃喃自語,已經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了。

    夏淵的氣息不斷蒸騰,人道意志加持的瞬間,讓夏淵的實力得到了本質的蛻變。

    如果,只是單純人道意志加持的話,那么甚至可以給夏淵帶來六星乃至七星的加持,可是如今已經提升到十星的他,這人道意志僅僅帶來了一星的提升罷了。

    不過一星的提升,已經足夠了。

    “殺”

    夏淵的眼中,是興奮到顫抖的色彩,那一刻人道意志加持之下,夏淵直接朝著碑記命殺戮而去。

    這一刻,似乎是無上的人族帝王在動蕩,一念之間可以讓萬民臣服,讓生靈震顫。

    碑記命同樣在震撼,他自然也感受到了夏淵的強大,這是之前的時候碑記命不曾想到的。

    這一次參加這個人戰,其實碑記命唯一的目標就是第一。

    這是宗門給他的任務,也是他像青蓮宗的那些高層展現,他這十幾年時間并沒有虛度

    只是,只是

    只是為何會出現夏淵這樣一尊逆天的存在呢

    這一刻,碑記命的信心出現了那么一點的動搖。

    可是瞬間之后,這動搖就徹底的消失了。

    他是誰,他是碑記命

    他是,曾經青蓮宗之中的蓋世妖孽,是未來要沖擊傳說極限,乃至覬覦神話的偉大存在

    他碑記命,怎么可能失敗呢

    光明無盡綻放,諸多屬性力量徹底融合,碑記命暴怒的一拳似乎要掀翻整個天地一般。

    這一刻的碑記命,宛若神靈一般,帶著無盡的光明從黑暗之中崛起。

    夏淵強橫的一擊,碑記命蓋世的一拳,兩尊無敵的妖孽就這樣在虛空之中碰撞了。

    剎那間,無盡漣漪出現,下面的擂臺已經瞬間粉碎。

    而這一刻有大佬級別的存在再度出手。

    他揮手之間鑄造了強橫的結界,防止這強橫的碰撞溢出到周圍。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么周圍這足足上百億的天龍臣民,估計能夠活下來的沒有幾個。

    如今夏淵和碑記命的實力,都已經真正意義上得到了封號六星級別。

    兩尊封號六星級別的存在對抗,那足以讓天地都色變了

    夏淵和碑記命已經戰到了癲狂,他們忘記了自己曾經的過往,現在只看到了自己的對手,只有一個意志,那就是將自己的對手擊敗,將這強大的對手鎮壓

    這,就是他們的唯一,這就是他們信念

    虛空之中,那巨大的屏幕之上不斷出現夏淵和碑記命的身影,然后卻又是消失,緊接著再一次出現。

    每一次消失和出現,都是如此的震撼,讓人心中都在顫抖。

    太強大了

    “更迭”

    碑記命的聲音響徹天地。

    無盡光明之力化作震撼的力量潮汐,直接朝著夏淵所在的位置奔涌而去。

    這是遠遠超越了天階的殺伐之術,強大的威能讓人無法想象。

    只是這樣簡單的一次殺伐,就足以讓一尊封號五星乃至六星的強者瞬間虛無。

    可惜,如今的夏淵已經站在了一個巔峰之中,雖然無法和完全狀態下相比,可有著靈器防御裝備的夏淵,有著人皇體的他,無懼這樣的戰斗

    “給我,開”

    站在無盡能量潮汐之中,夏淵仿佛就是天地之中永恒的霸主。

    人皇體的加持,人皇意志的覆蓋,夏淵如今就是人皇在人間的代表。

    他的強大,展現的淋漓盡致。

    在無數存在駭然的眼神之中,夏淵雙手開天。

    竟然就這樣依靠自己的兩只手,硬生生的直接將那恐怖的能量潮汐徹底的撕裂,將那光明海洋,就這樣分開了一道豁口

    許多大佬已經無法安然的坐在原地了,當看到夏淵用這樣霸道的方式對抗碑記命這強大一擊的時候,他們唯一的反應就是震撼

    “實在,太強大了”

    夏淵給他們的感覺,太暴力太震撼了。

    其他的那些妖孽天驕,他們依然還是遵循正常的修煉,哪里會和夏淵一樣野蠻,依靠自己的霸道,直接強行撕裂天地呢

    不過,雖然夏淵很野蠻,但是這一幕也讓那些大佬存在有點熱血沸騰的感覺。

    無數的能量潮汐,被徹底的分開了,而那強大的力量沖刷夏淵,讓夏淵浴血而戰。

    “劍弒諸天”

    這是劍道的一種殺戮之法,被夏淵領悟到了極致,有著難以想象的威能。

    雖然之前的一擊之中,夏淵破開了能量潮汐,可夏淵依然受了很重的傷。

    不過,縱然如此夏淵依然還是斬殺出了蓋世的一擊。

    碑記命面色變化,他感受到了這和無數的劍芒之中覆蓋的那種強橫的力量。

    任何一道出現,都足以重創一尊封號三星左右的強者,而這無數的劍芒一旦的疊加,那么縱然是高階封號級別強者,都未必可以承受下來啊

    而碑記命雖然堪比極限六星封號,但他本體始終只是天階四星巔峰,只是無限接近天階五星罷了。

    因此,在面對這樣的強大實力之下,碑記命唯一的選擇就是躲避。

    他不是夏淵,沒有那靈器防御裝備,而他的光明體根本上也不如人皇體,所以唯一的選擇,只能是對比。

    可是,這無數的劍芒似乎就認準了碑記命,哪怕就是碑記命如何的躲避,這無數的劍芒已經朝著碑記命殺戮而來。

    碑記命面色一變,他完全不明白,夏淵是如何鎖定自己的。

    要知道,這樣的鎖定只有出現在那些強者面對弱者的時候才會出現的啊。

    狠狠的咬了咬牙,碑記命知道這樣下去自己肯定要完蛋了。

    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碑記命眼中出現了狠辣的光芒。

    作為一尊頂尖的無敵妖孽,碑記命絕對不是那種溫室之中的花朵,空有戰力而沒有任何的戰斗經驗。

    當判斷出局勢之后,碑記命已經下定決心了。

    那么,就殺吧

    “光明永存”

    大光明之術中的絕巔殺伐之術,只可惜現在的碑記命境界太低,無法發揮出這遠遠超越了天階的蓋世殺伐之術的真諦存在。

    不過即便是如此,這一殺伐也依然強大的過分。

    一瞬間,碑記命的面色慘白一片,似乎施展出這樣的一招,碑記命已經耗費了自己的大部分的力量。

    終究這樣的付出還是有著收獲的。

    那永存的光明,終于將無數的劍芒徹底的磨滅在了虛空之中。

    看著遠方似乎在準備什么的夏淵,碑記命知道最關鍵的時刻到了

    所以,這一刻的碑記命不在猶豫。

    剩余的力量不斷動蕩,全部灌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

    他知道,這是最后的一次對抗,成功還是失敗,就在這一次之間了。

    因此,碑記命也不再隱藏什么了。

    這是他最強大的殺伐之術,本身在碑記命看來,這一次的榮耀會武之中,自己是絕對不應該用到這樣的殺伐之術的。

    然而現實卻不是這樣。

    在戰斗開始之前,碑記命已經十分的高看夏淵了,碑記命明白夏淵的恐怖和潛力,可是他卻從未想過,只是現在的夏淵就已經可以和自己對抗,只是如今的夏淵就有著直面自己的實力了。

    這是曾經碑記命絕對無法想象的事情。

    可是,現實就是如此。

    夏淵不僅僅擁有強大的實力,可以讓自己動用全部的底牌,甚至到了現在,更加是要和自己在一念之間分出勝負來了

    “大光明之術”

    大光明術之中最強大的殺伐之術,此刻誕生

    而夏淵的方向,一種忽閃的意志不斷浮現,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在消失。

    不,不是消失

    眾人不知道輪回是什么,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看到夏淵周圍的時候,就莫名的有一種諸天輪回的錯覺

    “這,是什么殺伐之術”

    有大佬存在駭然了。

    雖然夏淵的力量還是不夠強大,如今的夏淵境界不到,還無法威脅到他們。

    可是從這樣的一擊之中,從那種莫名存在的輪回的氣息之中,他們卻感受到了威脅

    換句話說,如果在合適的時間地點,以合適的方式,那么夏淵真的有可能將他們這些眾人眼中,半步神靈一般的存在抹殺

    威脅,這是天大的威脅

    眼中殺意一閃而逝。

    面對這種威脅,他們都是要將對方扼殺在搖籃之中的。

    只是想到夏淵如今的身份,想到青蓮宗的存在,他們最終還是放棄了。

    因為,夏淵不是他們可以動的

    “人道輪回”

    這,就是夏淵的終極殺伐之術。

    人道輪回,冥道輪回,這是夏淵最強大的殺伐之術之一。

    然而哪怕以夏淵如今的底蘊和積累,這樣的終極殺伐之術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施展的。

    消耗無比巨大的力量,甚至可以影響到夏淵本體的存在。

    這樣的殺伐之術,如果不是必要的時刻,那么夏淵根本不會施展。

    可是到了現在,面對這碑記命,面對碑記命這強大震撼一擊的時候,夏淵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輪回,綻放吧

    光明,永存吧

    剎那間,榮耀會武個人戰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一次對抗,出現了

    漫天虛無,整個結界都在動蕩。

    甚至,粉碎了

    是的,就是粉碎了。

    一尊大佬級別的存在布置的結界,竟然在夏淵和碑記命的極致對抗之中,粉碎了一部分,這簡直無法想象的。

    要知道,縱然是通靈境強者,也無法突破這樣大佬的存在設置的結界啊。

    可是如今,夏淵和碑記命這兩個天階的年輕妖孽,卻做到了

    力量的層次,太高太高了。

    這不是數量的差距,而是本質的差別。

    唯有這種本質,才是可以粉碎那一段結界的原因。

    夏淵和碑記命的殺伐之術,都尚未達到這種殺伐之術的最巔峰,可是其中蘊含的那種本質,卻已經開始體現出來了。

    在結界粉碎的一瞬間,那尊大佬再度出手,連續布置了數十道結界。

    他,真的害怕在出現什么意外

    (://.)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