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9章 栽茶樹 文 / 四明山新雨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landaozhekou 或者.搜索(嵐島折扣)】

    第169章、栽茶樹

    臘月二十三,李涯他們踏上回家的路。3秒鐘記住--筆下.網單字母全拼(www.kybqaq.live

    回到家里,明誠大伯就找過來了,跟李涯說道:“你整的那些茶樹,可以栽了,你看怎么個分法?”

    李涯問道:“大伯,死的多不?”

    “死的不多,你去看下就知道了。”大伯說道。

    “那讓三嫂通知一聲,一家要多少做個統計。”李涯說道,“全鎮這么多人家,平均下來一家也只是三百來根,先限定一家最多報三百根,后面有剩的再給那些還要的人家。”

    三嫂知道寨子里秧茶苗的事情,早就已經等著通知了,接到明誠大伯的電話,馬上吩咐通知各村做統計。

    做統計,村里可不會一家家跑,這樣太麻煩了,直接通知開大會,把村民集中到村委會來,排隊做統計,這樣就方便多了。

    一聽說統計發茶樹苗,相當一部分人就不想要,茶樹苗拿來干什么?栽上之后不好種地。鎮里每個村都有以前栽的茶樹,每年就是摘點自己吃,又沒有人拿去賣,誰知道能值幾個錢?有荒坡的人家倒是覺得,既然是免費的,栽點也無所謂。

    明忠大伯開大會,村里只有李涯他們組沒去,其他組的村民都去了。明忠大伯大聲說道:“今天叫你們來,就是統計一家要栽好多茶葉苗。聽清楚啊,茶葉苗是免費的!你可以不要,也可以少要,但不能多要,最多只能給三百棵。聽清楚沒有?最多三百棵。如果想多要的,另外統計。我們沒有這么多茶苗,等這一次發完了,如果有多的,再發給你們。”

    “支書,才三百棵啊?少了點吧?”一個婦女說道。她知道這個茶苗是支書寨子里秧的,聽說茶葉品種是龍井茶,龍井茶的名氣大,價格肯定比其他沒名氣的茶葉貴。現在還是免費,多種點,幾年之后就可以采茶了,那些坡地種包谷都長不起來,還不如種茶葉多點收入。作為明白人,她覺得三百棵實在太少了。

    “茶葉苗就只有這么一點,全鎮分下來一家不就只有這么多,哪里還有多的?”明忠大伯說道,“你們離我們那里近,如果還想要,可以去我們那里扯茶果自己秧茶苗。茶果秧的茶苗更壯實。”

    “現在茶果都掉完了,要撿也是明年才能撿了。”那個婦女說道,“你要是早點通知我們就好了。”

    “茶果我們今年全都扯回來了,你們要的可以自己去拿。”明忠大伯說道。

    “有茶果啊?那給我多留點,我不要茶苗都行。”婦女說道。

    “有茶苗你怎么不要?你傻啊?”跟她一起的婦女拉著她小聲說道。

    “這些茶苗是用什么生根粉剪枝丫插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長大,我覺得還是用茶果秧的好。”婦女說道。

    “這些茶苗是用枝丫插的?那我也要茶果。”拉她的人也跟她一樣覺得用枝丫插的不一定行。

    “支書,臘梅說這些茶樹是剪枝丫插的,是不是真的啊?”邊上一個問道。

    “是。去年我們秧苗的時候,茶果少得很,就從浙江請了一個技術員過來幫忙秧的。”明忠大伯說道。

    “剪枝丫插的?也不知道長不長得大啊。”

    “這個我也曉不得,我以前也沒有栽過。不過,那個技術員說跟茶果秧的也差不多。”明忠大伯說道。

    “都沒有栽過,那大家也拿不準啊,要不還是拿茶果秧苗算了。”

    “可以,想要茶果的一下跟我去拿。”明忠大伯說道,“現在排隊統計茶苗。”

    明忠大伯在幾個統計員身邊轉,聽著大多都只要五十一百棵,看來是打算拿茶果回去自己秧苗。

    果然,統計完成之后,村長去鎮里,明忠大伯一說要茶果的跟他走,立馬一大群人就跟著他。

    進了村,明忠大伯讓大家在生產隊門前等著,他自己去找明誠大伯。

    “明誠,在不在?”

    “在,大哥,啷子事啊?”明誠大伯走出來問道。

    “村里好些人不想要茶苗,想拿些茶果回去自己秧苗,你去拿給他們。”明忠大伯說道。

    “那些茶果初三不是說過幾天要秧苗嗎?”明誠大伯說道。

    “我們秧了還不是給他們。他們拿去自己秧,不用我們動手,這多好?省了多少事啊?”明忠大伯說道。

    “哦。”明誠大伯說道,“這腦殼,轉不過彎來了。我去拿鑰匙。”

    明誠大伯拿了鑰匙,和明忠大伯來到生產隊。

    “你們不要擠,茶果多的是。”明忠大伯說道,“一個個來。”

    明誠大伯說道:“你們人是來了,可是你們沒有拿裝茶果的東西啊,趕忙去借一個來。”

    “對對,你們什么都沒帶,難道拿衣服兜啊?”明忠大伯說道。

    等大家借來盆、菜籃、背夾甚至背篼,裝上茶果離開之后,生產隊的倉庫里已經沒剩下多少茶果了。明誠大伯說道:“這下好了,今年秧茶苗輕松了。”

    明忠大伯笑道:“不是嘛。這么多要是我們自己搞,要五六天才搞得完,后期還要時常檢查通風澆水,麻煩得很呢。現在他們拿去自己秧,省了我們多少事呢。”

    “嗯,明年也這樣弄,不然他們年輕的在家還好,等他們一出去,干什么還不得我們這些老家伙來。像去年這一大片一樣,每次澆水都得幾個小時。”明誠大伯說道。

    “是啊,我們也是老家伙了。”明忠大伯說道,“我準備過段時間退休了。都六十二了,退休回來過點清閑日子。”明忠大伯說起自己的打算,這么大年紀了,也該退了。

    “大哥你要退休啊。”明誠大伯說道,“你退了,那我也該退了。”

    “你退了誰當組長啊?”明忠大伯說道,“不能讓明理他們來吧?他們也小不了幾歲啊。”

    “我覺著還是讓老三來當。”明誠大伯說道,“老三年輕,正該是他出力的時候。”

    “老三?”明忠大伯說道,“他媳婦在鎮里,他當一個小組長,怕有點抹不開面子吧?”

    “他媳婦也不會一直在鎮里,現在已經三年了,要不了多久就調走了,沒多大關系。”明誠大伯說道。

    “你就想到他媳婦馬上調走,可是她媳婦調下去,他不一起去啊?”明忠大伯說道,“長期分居不是一個好辦法。興安四十二三吧?要不就讓興安來干?”

    “興安?他年紀倒是合適,可是能不能干下來啊?”明誠大伯說道。寨子里只有兩家不姓李,就是張興安他們堂兄弟兩個。

    “你帶著做一段時間,把事情摸清楚就可以了。一個小組而已,有什么難的?”明誠大伯說道。

    “行,那就他了。”

    三嫂看了統計上來的數量,其他村的都比較多,就只有自己村數量少一半不止,看來他們有另外的想法。合計了一下數量,還好,寨子里秧的茶苗夠了。

    茶苗一車車運走了,明誠大伯看著空蕩蕩的一大片地,說道:“村里也沒有這么多勞力種地,看來也把這里栽上茶樹。”

    “這一片是你們幾家的,你們自己想。”明忠大伯說道,“要栽的話趁著這天年輕人都在,別等年輕人走了就我們幾個老家伙栽,嘴里冒煙都栽不完。”

    “別人栽我們也栽。”李涯說道,“我秧的那些茶樹苗也給你們。不過那個得栽稀點,那是真正的茶樹,幾年就長大了,到時候密了再砍可惜得很。”

    “那個茶樹可以。”明誠大伯說道,“你家門口那兩棵,那真是茶樹了,看著就有氣勢,收的茶還多。你小子也是運氣,兩棵都栽活了。要是死了,你那四千塊錢就白丟了。”

    三十多萬棵茶苗,分到各家各戶,一家人背著茶苗上山挖坑栽。細心的人家不但好好栽,還淋水,把茶苗當爺伺候,也有一部分人家胡亂栽上就不管了。

    李涯他們幫忙栽茶樹,當然不能胡亂栽,每棵茶樹都用潮濕的泥土把樹根包上捏緊實,就像做營養球一樣。樹根出的泥土緊實,就不容易缺水,十幾天不下雨也干不死。

    小桃三四姊妹來玩,正好小英也在,李涯問她們:“你們馬上就要畢業了,打算在哪里工作?”

    “我不想在單位上班。”小桃說道。

    “我也是。”小英也說道。

    “不想在單位上班,女孩子出來做事不容易。”李涯說道,“要么就去上海,那邊有我們照應。”

    “可以。”兩人齊聲道。

    “你兩想法還挺一致的嘛。”李涯笑道,“趁這半年,你們想想要做哪一行,到時候我們給你們參考參考。”

    “好啊,哥,就等你這句話了。”小英喜道。就算她們不想在單位工作,想自己做事,也要有李涯他們的支持。啟動資金得有吧?不然找工作進公司,那跟單位有什么分別?雖然賺得多點,但是更累。

    “好,你們玩著,看著點小義和胖墩,我去栽茶樹去了。”李涯交代一句,拿著鋤頭走了。

猜你喜歡

体彩海南飞鱼